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蝴蝶梦
时间:03-27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木生很久没有来找安心了,她觉得很孤单,很想念他。

也许,我可以去找他?安心这样想着。

可是,木生的家住得那么远,她又不认识路,怎么能找到他家里去呢?想到这种种困难,安心就忍不住小小的叹了一口气。

她此时正站在屋外的小山包上,眺望着远方的大山——木生的家所在的地方。那座最高最远的山,呈现出淡淡的灰蓝色,云雾包围着它的顶峰,从来没有露出过真面目。它看起来,既遥远,又神秘。想要攀登它,想必是困难重重吧?

安心正望着远山叹气,一只艳丽的蓝色蝴蝶翩翩飞舞到了她面前,流连忘返。被蝴蝶那绚丽的色彩所吸引,安心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可是,蓝蝴蝶的动作看似慢,实是快,轻而易举的就避开了她的手,并且,往别处飞去了。安心不甘心的跺跺脚,追了上去。蓝蝴蝶在前面悠闲飞舞,安心在后面匆忙追逐,渐渐的走远了……

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不觉的远离了家,当安心从专心的追逐中醒悟过来以后,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四周一片黑暗,只在前方远处有一团隐约的亮光。“滴答、滴答……”耳边传来滴水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听起来分外明晰。抽了抽鼻头,嗅到的是潮湿的泥土味道和草腥气,这儿是——一条隧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追着蝴蝶追进了一条隧道里?不应该呀,这附近并没有隧道啊!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安心心中满是迷惑不安,她回过头看了看,身后是一片不见底的全然的黯黑。没法子,只能朝前走了,好歹前方有一团光亮,是出口吧?

挪动脚步,往前行去。越往前走,光亮处就越亮越大,果然是个出口吧。安心高兴起来,加快步伐朝着出口跑去。地面平整,就算看不清路也没有关系,很好走。当隧道出口清晰的呈现在安心前方,她的步伐却缓了下来。出口之外的景象,不像是她所熟悉的——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安心终于走出了隧道,站在隧道口外张望着。这儿很美,但并不是她家所在的那个地方。真是奇怪,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安心一头雾水。

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微风中飘来稻谷的清香,还夹杂着泥土微腥的气息。前方,平整的田野一望无际,大片大片的金黄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灿烂。还有一些田地已经收割完毕,露出了褐色的土地来。近处的田坎上,几只大白鹅摇摇摆摆的走过,隐隐的,还有鸡鸣犬吠的声音此起彼伏。几所瓦房坐落在远方低矮的小山之下,有淡淡的炊烟袅袅升起。

安心呆呆的朝前方望了一阵子后,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这一眼,令她怔住了。隧道口呢?隧道去哪里了,怎么消失不见了?这般诡异的状况,不由得令她傻了眼。

安心在原地发了半晌呆,又在四周转了一圈。除了田地,还是田地,哪儿有什么隧道?没办法了,朝前走走看吧!

随便选了一条田坎,安心往前走去。隐隐的,她听见有小孩子嬉笑玩闹的声音传来。转过一片茂盛的稻田,前面是一块刚刚收割完稻子的田地,那里有几个小孩子正在拍着手唱着童谣,嘻嘻哈哈的玩闹着。安心停下脚步看着他们,耳边传来孩子们清脆稚嫩的歌谣声:

叮叮咚,叮叮咚,小姐姐,在敲钟。

叮叮咚,叮叮咚,别咬我,我好痛。

叮叮当,叮叮当,小伙伴,来喝汤。

叮叮当,叮叮当,好喝吗,尝一尝。

叮叮当,叮叮当,下一顿,你成汤……

唱着唱着,小孩子们终于发现了安心的存在。他们停止嬉闹,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愕至极的神情,紧盯着她看,那眼光令安心感到极度的不安。她干咳了一声,问道:“你们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没有人回答安心的问话,他们都紧紧的盯着她,就好像她突然变成了个怪物一样,令他们感到惊讶和稀奇。安心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又重复了一遍问话。

这次终于有人回应她了,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女孩子排众而出,说道:“这儿是李家村,村子里的人家都姓李。”顿了顿,她又说:“我们村子很少有外来人,你是谁呀?从哪里来的?”

安心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就是追着一只蝴蝶,追进了一条隧道里。穿过隧道后,就来到了这里。”

这样的回答,恐怕一般人会以为她是在扯大谎或是说疯话。但是,这些小孩子们好像真的相信了她的话,并没有作出质疑。只有小辫子问道:“那么,蝴蝶和隧道呢?在哪里呀?”

“不见了。”这一回答,更像是在说疯话了。

小辫子听了,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

你就这么信了,安心的脸皱成了一个囧字。这话我自己听上去都觉得汗颜,虽然的确是真的……

“我叫李小兰,今年八岁了,你呢?”小辫子问安心。

安心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做安心,今年十二岁。”

“原来是个小姐姐呀!”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几岁的李小兰很是活泼,“既然来了,就玩几天再走吧。安心姐姐,到我家去好不好?我家里只有我跟奶奶两个人,平日里可冷清了,你就住在我家陪我玩,好不好?”

安心还能说什么呢?她找不到回去的路,心中满是迷茫,现在有人主动提出收留她,她当然只能点头应承了。

见安心应下,李小兰高高兴兴的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往远处坐落着瓦房的小山下走去。剩下的孩子们站在原地,目送着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远去的安心没有看到,在她的背后,那些小孩子们的眼神恶毒而残忍,充满了贪婪和杀意,决计不是小孩子会有的眼神。就像是有许多成年人的灵魂,被困在了小孩的躯壳里。

这些可怕的孩子们眼神定定的望了一会儿后,突然不约而同的又开口唱起童谣来:叮叮当,叮叮当,好喝吗,快尝尝。叮叮当,叮叮当,下一顿,你成汤……

安心和李小兰手牵手走了不一会儿,就到达了李家。那是一栋带有一个平整的大场院的青砖平瓦房,场院四周围着矮矮的竹篱笆,竹篱笆上爬满了淡紫和嫣红的牵牛花。墙角处,种植着一大丛玫红色的凤仙花,俗名叫做指甲花,可以拿来染指甲用。只是用它染上的颜色是淡淡的,比不得指甲油那样艳丽光亮。房屋另一侧种了两棵栀子花树,想必它们盛开的时节,一定是如霜似雪,浓香袭人。

世外桃源一般的小村庄,花团锦簇的农家小屋,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安心依然感到隐隐的不安。她总觉得,这个地方,并不是如它的外表表现出来的这般怡人。

“小兰,这个村子距离城市远不远?”安心转头问身旁的李小兰。

李小兰笑了笑说:“很远,远极了,远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

“再远能有多远啊,你们村里应该有车子吧?坐车不就行了?”

“我们没有车。”

“什么?”安心惊了,“整个村子,一辆车都没有吗?”

“没有哦。”

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没有汽车,摩托车总该有一辆吧?安心想要继续追问下去,李小兰却打断了她的话:“我们进屋去吧,我让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安心不想吃东西,她想要回家去。可是,就算离开这个村子到了城市里又怎样呢?她来这里的方式那般奇异,她真的怀疑通过正常的交通方式能不能回去,恐怕不行吧?她心中十分懊恼,真不该去追什么蝴蝶呀!找不到她,妈妈该着急了吧?

李小兰牵着安心,推开虚掩着的两扇深褐色厚重木门,抬脚往屋里走。安心抬起头,看见门上一左一右贴着两张威风凛凛的门神,大红色的纸张已经有些褪了色,卷了边。门户下方横置着石制的门槛,灰白色的石面上沾染了一些黄褐色的泥土。

安心的视线从门口移到房间内,里头的陈设十分的简单,却有种天然质朴的美感。房间右侧放了一张大大的四方形红木餐桌,和四只长长的同色条凳。左侧地面上,垒了一个小火塘,黑色的煤炭中间艳红的火苗燃得正欢。高大的房梁上垂下来一条细长的铁链,上面用铁钩悬吊着一个被烧成了深灰色的老式铁水壶,正挂在火塘上方。水壶里的水快要开了,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冒着腾腾白汽。火塘旁边的土墙上贴了一张泛黄的画儿,画面上是两个穿着红肚兜的胖娃娃,怀里各抱着一条大鲤鱼,满脸笑容,白胖可喜。


李小兰的奶奶是个头发白了大半,面容慈祥的老人,总是满脸笑容的样子。她见了安心,笑眯眯的问她从哪里来,肚子饿不饿之类的话,看起来一家都是老好人。只是,安心没有错过李奶奶初见自己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愕,那眼神与小孩子们初见到自己时一模一样。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的惊讶?就算村子里很少有外人来,也不必见了个外来者就惊愕至极吧?

这个村子真奇怪,安心如是想到。

李家村是个非常封闭落后的地方,连电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电视电话之类的了。村民们做饭还是烧柴和煤炭,晚上点煤油灯来照明。村子里不通公路,只有山路。这些,便是安心了解到的情况。

晚上,安心便借宿在李小兰家中。夜深人静了,李家祖孙俩已经歇息,只有安心还无法入眠。她一个人坐在堂屋右侧的小房间里,看着昏暗的煤油灯发呆。这是个简朴陈旧的房间,靠墙安置着一张挂着白色蚊帐的木头床,床上铺陈着白布底子衬着绿叶红花被面的土棉被,安心此时便坐在这上面。对面的黄土墙上嵌着木头窗户,窗棂上糊着发黄的白色窗纸。窗户下方放着一张陈旧笨重的木桌,上面只搁了一个小小的绿色塑料镜子和同样材质颜色的梳子,看上去很是廉价。木桌旁边的椅子瘸了一条腿,歪歪的半靠着桌子边。

屋子外面,田野里有隐隐的蛙鸣传来。更远一些的地方,山岭之中,时不时响起一两声凄厉的鸟叫,声调高亢急促,听不出是什么鸟。安心坐在屋里,听着这些声响,心神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忽然,一点幽蓝在暗处角落里闪现出来,翩翩飞舞着,舞到了安心面前。安心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欢喜起来,这不是那只蓝蝴蝶吗?它怎么又突然出现了?不过,管它是怎么来的呢,真是太好了,跟着它走,说不定就可以回家啦!

安心跳下床铺,追逐着这只神秘的蓝蝴蝶。蓝蝴蝶的动作依然是似慢实快,引着安心走出屋子,来到大门前,在门缝处一闪便不见了。

“你别走啊,蝴蝶——”安心急了,生怕蓝蝴蝶再次消失不见。她忙忙的打开大门,追了出去。

追到场院里,安心松了一口气。幽暗的夜色中,蓝蝴蝶的身影闪闪发亮,分外显眼。它静静的悬浮在月光下,好似正等待着安心的到来。

“小蝴蝶,你带我回家好吗?”安心轻手轻脚的走向蓝蝴蝶,生怕惊动了它。

蓝蝴蝶在空中飞舞着转了一个圈,好像是在回应安心。随后,它便扇动翅膀,往田野间飞去,安心忙跟在它后面走上田坎。月光明亮,宛如水银泻地。田地里传来虫鸣和蛙叫的声音,草丛中有许多小小的亮闪闪的东西在飞舞着,是萤火虫。这漂亮的小虫子在大城市里已经难以见到了,引得安心好奇的看个不停。

蓝蝴蝶带领安心走了好一阵子,最后走出了田野,来到了靠近山岭的一处偏僻的荒地边缘。虽说是荒地,地上的草长得比田里的稻子更加繁盛茂密,有些地方的草都快要比安心还高了。在月光下,草丛里影影绰绰的,像藏匿着鬼怪一般。看上去,令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蓝蝴蝶扇了扇漂亮的翅膀,攸乎间就飞到了荒地之上,在草丛间隐没了身影。安心见状急急的走入荒地,拨开草丛寻觅它。找来找去,蝴蝶没有找到,她自己却被一块硬硬的东西绊了脚,“哎呦”一声摔倒在地。

安心坐在地上,揉着自己扭痛了的脚腕,懊恼的垂首去看是什么绊倒了她。清冷的浅蓝色月光下,一团白色物体半埋在泥土中,露出来的小半截像是形状怪异的石头。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那不是石头,而是一颗人类的头骨。它的眼窝朝着天空,黑黝黝的两个深洞好似正在无声的控诉,控诉它悲惨的际遇。

安心用力的眨了眨眼,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错把石头看成了人骨。但无论她怎么看,那都是一颗明显的人类颅骨。终于,她大叫起来:“啊——”

夜幕下的神秘村庄,荒郊野地里的人骨,要不要这么惊悚啊!

安心从地上爬起来,手软脚软的跑出了荒地。站在小路上,她忍不住又回头望去。此时月光越发明亮,明晃晃的照着荒草地。草丛中,泥土里,半埋半露着好些白色物体,各种形状都有。圆形的是头骨,长形的是臂骨和腿骨,还有好些奇形怪状的,说不上是属于身体哪一部分的骨头。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少死人?

安心不敢再看下去,更不敢再待在这里。她借着月光,往来时路走回去,顾不得去找那只古怪的蓝蝴蝶了。这个村子里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把这么多的死人扔在这儿?继续留在这里真的好吗?可是要怎样才能回家?安心吸了吸鼻子,忍下了委屈的泪花。

匆匆忙忙的穿林过野,顺着田坎走了一阵子,安心发现自己迷路了。夜色中的那些瓦房,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到底哪一栋才是李小兰家?她迷茫了。转头四顾,她看见右侧不远处小山坡下伫立着一栋茅草顶的黄土屋,于是她抬起脚,往茅草屋走去。

走到茅草屋那两扇木板门前,她看到门上横亘着一把大铁锁。没有人在家吗?她转身想要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小姑娘,小姑娘,等一等!”

突如其来的男声惊得安心双肩一颤,她转头朝声响的来源方向望去,看见茅草屋侧面的木格窗户里头,有个黑糊糊的人影,好像正看着她。

“你叫我?”安心轻声问道。

“是的,是我叫你。”那人的声音又急又快,“小姑娘,你不是这里的人,对不对?”

“嗯,我不是这个村子的人。”

“太好了,太好了!”那人闻言陡然激动起来,“小姑娘,请你放我出来,好不好?”月光缓缓移动着,照进了窗户里。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人被反剪双手绑缚着,得不到自由。

看清那人此时的状况,安心警惕的退了几步,冲他说道:“你是坏人吧?要不然为什么会被关起来?你别想骗我,我不会上当的。”

“我不是坏人,真的,请你相信我!”窗户里面的人急了,忙忙的开口为自己辩解,“这个村子里的人才是坏人,小姑娘,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否则,你也会像我一样的!”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是真的,小姑娘,这个村子里的人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混蛋,他们、他们吃人!”那人的声音在发着抖,很惧怕很愤怒的样子。

安心闻言,禁不住想起了那片荒草地里的无数人骨,她咽下一口唾沫,小声说:“你,你继续说……”心中已经有了三分的相信。

那人开始讲述起他的遭遇来,月光在此时突然黯淡了下去,就好像月亮也感到了恐惧一样。不知名的鸟儿还在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像是要替那些冤死鬼喊出心中的怨愤一般。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真是一点都不错,我落得如今这个下场,都是因为太过好奇了。那天,我在河里游泳,突然发现水底下有块很大的石头,像屏风一样的挡住了后方一个洞穴。奇特的是,洞穴虽然被水淹没,但洞里面竟然没有水。一时好奇,我钻进了那个洞穴里。在洞里走了很久,我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洞窟里头。里面有个水潭,水潭上方有道小瀑布,长年不见天日的地方,水潭上面竟然开了许多漂亮的花儿,美极了。在洞窟里待了一会儿,我朝原路返回去。可是,出口竟然消失了!洞穴的那一头,不是河水下的洞口,而是坚实的山壁!我傻眼了,安慰自己可能是走错了路,可是我心里清楚,通路就这么一条,说是走错了,真的不太可能……我退回洞窟里反反复复的试着往外走,不管走多少次,还是同样的结局。那个出口,真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这下没办法了,在体力耗尽之前,我必须寻找其他的出路。在洞窟里找来找去,我终于找出了一条唯一可行的路——流出瀑布来的那个小洞穴。试探着爬上洞壁,进入了那个流水的洞口。洞里头很低矮,我只能跪趴着一点点往前蹭。爬过了一段路,翻过了一截上坡地带,前方是一条幽深的能容人站立行走的通道。当时我高兴极了,因为我发现了人类活动的痕迹,想着这下子,应该是找到出去的路了。却没料到,这只不过是我噩梦的开始罢了。”

“岩洞里很难走,高低不一的地方还好,攀爬过去就行了。有的地段狭窄得只能容人侧着身体慢慢往前挪动,那种逼仄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经过了一段艰难的跋涉,穿过了一截只能容人侧身挤过的岩石缝隙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地形极其古怪的地方。横亘在我面前的,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宽阔的裂谷。裂谷对面的岩壁上,有一个两人多宽的洞口。手电光照上去,黑漆漆的不知通向何方。我走出岩缝,来到伸出岩缝外的一小块凸出去的岩石上。手电往阻住去路的裂谷前后都照了照,照不到底,不知道究竟有多长。再向上看去,这裂谷在我出来的岩缝上方不远处就消失了,手电光照到的是一片嶙峋的岩石顶。”

“这么宽的裂谷,该怎么过去呢?这完全不是用力跳就能跳过去的距离。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发现岩壁顶上的缝隙里深深嵌着几个铁制的把手模样的东西,像是专业的攀岩用具。看到这些物件,真无异于绝处逢生。攀援着这几个生了锈的铁制把手,我终于提心吊胆的来到了对面的岩洞里。当时我还庆幸有它们的存在,现在想来,这些其实都是村子里的人安排好了的,为的就是像我这样误闯进来的人能够顺利的到达他们希望我到达的目底地。”

“另一边的岩洞足够宽敞了,只是地面还是十分的坎坷难行。地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还时不时出现一些深不见底的大小不一的洞,要是不小心一脚踩空,掉进去的话那真是九死一生了。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我行走得十分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掉进哪个深洞里去。可是,虽然我足够谨慎了,还是没有提防到身后。行至一个拐弯的地方,哪里又有一个能掉进去人的洞口,我正想绕过去,突然感到后背挨上了一双冷冰冰的手,在我还来不及有任何应对的时候,那双手一用力,重重的推了我一把。我没办法收住脚步稳住身体,被推进了洞中,跌进了深深的黑暗里。我的身体咚咚咚的不停撞击着冷硬的岩石,没几下,我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泥屋中。我挣扎着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向外望去,看到了一个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小村庄。居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们怎么可能是坏人呢?一定是对我有所误会,等他们来人时,我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当时的我如此天真的想着。”

“终于,天快要黑时,有人来了。进来的几个人,从外表看起来都像是老实巴交的乡民,我更加笃信这一定是个误会了。我询问来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又述说了我的经历,告诉他们,我不是坏人,请他们放我离开。听了我的话,他们每个人都嘿嘿嘿很古怪的笑了起来,笑得我毛骨悚然。他们笑了好一阵子,才由一个看起来像是头领的人对我说道,我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了。”

“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简直令我难以置信。他们说,进入了这个村子的外来者,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成为祭品。待过几天用我进行过血祭之后,就会将我做为血食,分给全村的人食用。我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这样灭绝人性,竟然食用同类?他们闻言只是又嘿嘿的怪笑起来,并不回答。小姑娘,我被关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恐怕殒命的时间就在这一两天了,请你相信我的话,务必救我出去!”

听了这人的讲述,安心被震惊得久久无言。这才是这个村庄的真实面目吗?太可怕,太残忍了!实在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栗……那块荒地上的人骨,全部都是外来者吧?先被用来进行那个什么血祭,然后像猪羊一般的被村人分食……安心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先前听到过的童谣声:叮叮当,叮叮当,好喝吗,快尝尝。叮叮当,叮叮当,下一顿,你成汤……

清亮的淡蓝色月光慢慢移动着,照到了屋中的人的脸上,照着他苍白的脸色和充满恳求之意的眼睛。安心对他说:“我要怎么救你出来?我没有钥匙啊!”

闻言,屋中的人大喜:“不必去找钥匙,你帮我解开绳子就行了,锁头我能自己想办法弄开——”

就在这时,他的话被人打断了:“安心,你在这儿做什么?”

屋里的人和屋外的人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扭头朝出言的人望去。来人身形矮小,扎着两条小辫子,正匆匆朝这边走过来,却原来是李小兰。

安心冲着李小兰问道:“小兰,你怎么来了?”说话间,她藏在身后的右手轻轻一挥,一团小小的黑影随着她的挥动飞入了窗户里。

李小兰一边疾走一边回答道:“我起来上厕所,发现你不见了,你人生地不熟的,我怕你迷路,所以就出来找你了。你在这儿做什么?”话音落下,她人已经走到安心身旁,用怀疑的眼光看看她,又看看茅草屋那黑洞洞的窗户。“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人?”

安心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我看到夜晚的田野里有好多萤火虫,漂亮极了,就出来玩了。追着萤火虫,不知不觉的就跑远了,的确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幸好有你来找我,谢谢你。”

李小兰摇头回答说不用谢,又追问:“你遇到什么人了没有?”

安心摇头:“没有啊,你们村子里的人休息得真早,我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过。”

“这样啊,乡下的人的确是睡得早起得早……”李小兰好像是相信了安心的话,“那么,我们回去吧!”

“好的。”安心乖乖的应道。

李小兰一只手打着手电筒,另一只手牵着安心,往来时路走去。走了一段路,她回头朝茅草屋望了一眼,嘴角勾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安心沉默着被李小兰牵着走,心中有些七上八下的。李小兰有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话,她难以肯定。从荒草地离开以后,她捡了一块锋利的薄石片捏在手里壮胆。之前那时看见李小兰找来了,她当机立断的趁着回话的时候把石片扔进了窗户里,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作用……这里真是个可怕的地方,好想回家……

安心与李小兰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个人一路默默无语的回到了李家。说实话,这两个小女孩都比她们实际的年纪要更成熟。安心是因为在破碎的家庭长大,而李小兰呢,又是为什么?原因可能更加复杂。

两人行至李家大门口,李小兰突然停下了脚步,也不去推门,就这么站立着。见此情形,安心略带忐忑的问道:“小兰,怎么不进去?”

“安心,我想要个朋友,真正的小伙伴。”李小兰默然了一会儿,轻声开口道。

安心不解:“你不是有很多小伙伴吗?”

李小兰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们不是……那不一样,你不懂。”

听了这话,安心更加迷惑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李小兰忽然眼神火热的盯着她急切的说道:“你就留在我家陪我,好不好?不要去做什么出格的事,也许,我能保下你……”最后一句话她说得低极了,几不可闻。

安心闻言没有回答,她害怕惹火了对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也许会把她也关起来都说不定。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我才不要留下来呢,我要回家去……

两人进了屋,各自回到了卧室里去歇息。安心躺在陌生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想家,想爸爸妈妈,那座灰扑扑的老房子现在想来一点都不惹人讨厌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见她,妈妈想必急坏了吧……

“叩叩、叩叩。”窗棂突然被人轻轻的敲响了,安心一惊之下坐起身来,问道:“是谁在外面?”

“小姑娘,果然是你,你真的在这屋里啊!……是我啊,你之前帮助过的人。”来人在窗外轻声回答道。

安心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窗前:“你逃出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多亏你扔的石头片,我弄断绳索逃出来了,想着要带着你一起逃出去,却又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我正着急呢,一只会发光的蓝色蝴蝶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引着我来到这里。原来那蝴蝶真的是在给我带路啊!别多说话了,夜长梦多,我们快走吧!”

“好,我马上出来!”安心走回床边,忙忙的穿好外衣和鞋子,轻轻的走出了屋。大门被闩上了,她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闩,其间不断回头望,生怕李家祖孙突然出现。幸好,直到她打开门闩走出大门,那两个人都没有出来,应该没有发觉吧?

安心走出去,重新掩上门板,转头一望,那人正站在篱笆旁边向她招手:“小姑娘,这边。”她忙跑到篱笆旁与那人汇合,两个逃亡的人急急的朝村子外面走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