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最恐怖的三个短篇鬼故事
时间:05-2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第一个故事:­
   ­
  
  我叫刘柱今年十岁,我和奶奶从小就生活在农村。爸爸在外地打工,从我生下来就没见过妈妈。每一次我问奶奶我妈妈呢?奶奶她总是默默的流着眼泪,看着奶奶这个伤心,我也就再也没有问过她。­
  
  离我家不远处有一条河,河水非常清澈,但是奶奶经常告诉我说:“在下午的时候,千万不要到那条河里玩,也不要碰那河里的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都会答应奶奶说:“哦,我知道了。”这已经习惯了。不管我如何问奶奶,她就是默默的哭着,看着她伤心的掉着眼泪我就再也没有忍心去问她。­
  
  又一个烈日炎炎的一天,天空中的太阳刺目火红,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要溶化。­
  
  这一天中午我吃过午饭,我和小刚、小明,正在研究去哪玩?­
  
  小刚突然说:“我们去游泳吧!我说:“不好吧,奶奶不让啊。”小刚说:“胆小鬼怕什么,河水这么浅能有什么事,我们走吧!”­
  
  我还没有说完,小刚和小明就推着我走出了家门。2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离家很远河水的尽头。­
  
  河水里非常清澈,干净的水流就像是水晶般的透明,连在石子间里穿梭游动的小鱼,都能看的见。河水不深,干净清凉的河水,让走了老半天路,热的要死的我们,想马上的让冰凉的河水来消消身上的暑气。­
  
  小刚和小明说:“下水吧!”我说:“你们玩吧,我等你们。”话还没说完他们两个就迅速的脱掉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水里。­
  
  于是我便找了一块可以坐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看着他俩在河里打闹,我也想马上下去,可是想了想奶奶的话,我就没有。­
  
  我看了一眼带在手上的表,已经1:20分了,就再我看手表的一刹那,本在河里玩耍的小刚和小明不见了。­
  
  河水非常平静,我向河边走了两步,突然一双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
  
  我迅速的转过了头,我看见一个没有头的身体在掐着我的脖子。­
  
  我害怕的说:“放……手啊,不要……”正在我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见小刚从远处的草丛中走了出来,这个没有头的身体原来是小明。我坐在了地上喘着气粗气,总算松了口气,并生气的骂到:“你们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们居然吓我。”­
  
  小刚笑着说:“别生气了,刚才看见你在河边睡着了,所以,我和小明商量吓吓你,他说你胆子大嘛!”­
  
  小明笑着说:“哈哈,走吧,胆小鬼,都已经4点了,回家了。”­
  
  我几乎有些不相信的问:“什么4点了。我睡着了吗?”我们边走边说着,我走在了前面,我不管怎么问都是没有回答我,我转过身看了看,他们又不见了。我生气的喊着:“没完没了,好你们藏吧,我自己走。”­
  
  我边说边生气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到了家,奶奶看出我生气的样子并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该死了小刚小明他们吓我,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河边。­
  
  就在这个时候,奶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两只手抓着我的胳膊问:”我你动没动那条河里的水。我说:“没有啊”­
  
  奶奶说:“那我就放心了。”­
  
  我问:“怎么了?”­
  
  奶奶说着:“他们没有吓你,你以后在也见不到他们了,你妈妈和你爷爷就是消失在那条河里的,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那条和里玩了吧!”­
  
  我说:“原来如此,那妈妈和爷爷呢?”­
  
  奶奶叹气的说:“我们家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你妈妈刚生下你没几天,你妈妈和你爷爷去对面河岸摘菜的时候。你爷爷不小心掉在了河里,你妈妈去扶你爷爷的时候,不幸也掉在了河里,河水很浅,他们就怪异的消失了。­
  
  我回到屋里看见你妈妈,坐在你身边前看着你,我问她你你爷爷呢?他指了指门后,我向门后看了看,只看见地上有一滩水,当我我在看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也不见了,在她坐过的地方也有一滩水,从那以后在也没见过你妈妈和你爷爷。”奶奶又下了眼泪。­
  
  我说:“奶奶不要哭了,我以后听你话。”奶奶说到:“好孩子!”­
  
  ­
  
  这天晚上我想着今天这些怪事,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在我睡的正香。我仿佛看见了小刚和小明,妈妈和爷爷,我仔细一看,不…………那不是,他们脸色发青,腐烂的眼睛里还不断的向外拱着白色的虫子。­
  
  我惊讶的问:“你们……不是消失了吗。”­
  
  这时一声凄惨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来啊柱子,…来啊柱子…我们好冷…来陪我们啊,我们冷,…我们冷,来陪我吧!”­
  
  他们从河里向我爬了过来,双手向我的脖子掐来,“来陪我们吧,就是你害死我们的,掐死你。”…­
  
  我猛然的醒了,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拍在我的肩膀,我猛然间得转过了头,我说:“原来是奶奶啊,奶奶你怎么在我房间?”­
  
  奶奶说:“我刚才上厕所听见你在说什么不要来,不是我的,我以为你怎么了,我就过来看看你。”­
  
  我说:“做噩梦了没事,你去休息吧!”我看了看挂在墙上表,已经1点多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梦,透过月光我看着窗外晃动的树枝如群魔乱舞般,心情非常复杂。“你在看什么”?,一个惨叫般声音打断我的沉思,我赶紧起身左右看了看我的房间里,­
  
  什么也没有,我下了床,向厕所走去。冷风嗖嗖的吹着,冷风吹进脖子里面,就像是有一个人正往你脖子里面吹着气。­
  
  方便完回到房间里,准备上床睡觉,掀开被子,啊~有一个没有脸的人躺在被窝里,样子十分恐怖,.­
  
  它一点点的起身,向我爬了过来,它满身是血,像是被高度硫酸浸泡过的身体一样,全身的衣服被血水侵蚀,身体慢慢的腐烂,臭味令我窒息,最后成为一滩浓血水。­
  
  眼前的一目我顿时惊呆了,叫不出来,我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移动,­
  
  尿液顺着裤腿流了下来,瘫痪似的坐在了地上,我想爬到奶奶的屋子里,平日里我的房间和奶奶房间不到3­
  
  米的距离,我感觉眼前的房间里变的好遥远好漫长,一点点的移动。正当我费力的爬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
  
  样子的东西,爬在了我的身上,我转过脸看见了,那是一张流着黄颜色液体的脸,­
  
  我的脸和它的脸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了,我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感觉有哭声,像是绝望的哭声,却更像是失去亲人般地痛哭?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难到是我死了,不可能,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心脏跳动的频率。­
  
  慢慢的我睁开眼,我看见,爸爸还有一些亲戚跪在了一张照片前面痛哭着,我把视线转移到照片上。­
  
  那是奶奶,我绝望般的坐了起来,我感觉到,我的双腿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扶住了我,­
  
  并说道:“五福啊,快来啊,你儿子醒了。”爸爸走了过来对我说:“你奶奶走了。”­
  
  我问爸爸怎么了,他说:“我也是昨天回来的,你村长大伯告诉我,说你和奶奶死了。”­
  
  我说:“我想在看看在奶奶”,爸爸背我来到了奶奶的遗体前。那是什么奶奶的遗体几乎是干尸般一样,像是死了好多年的尸体。­
  
  爸爸处理完奶奶的后事,把我也带进了成里。那个陌生的女人是爸爸的新老婆,很有钱,­
  
  家里的房子很大,这几天走路不方便,我非常累躺在新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爸爸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醒了说到:“儿子,以后爸爸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能不能走路都没有关系,你高兴就好。”我回了一声“噢”­
  
  我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可能这辈子也就只能在轮上度过了。­
  
  一转眼已经70年了。我孙子明轩问我:“爷爷,“那后来呢”我打断了孙子的问话,我说:“回家吧”明轩不情愿的说:“哦,知道了。”并推着轮椅上的我回家了。­
  
  晚上,明轩又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说:“轩啊”!“你回房睡觉吧,爷爷累了”。明轩不高兴的走了。­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梦里梦见我又回到了少年时代,爷爷,奶奶,小刚,小明,爸爸,还有妈妈,正在看着我微笑,他们是那么慈祥的坐在饭桌上,对我说,“柱啊,快来吃饭,就差你了。”­
  
  我高兴的跟他们一起吃着饭,像又回到了一前一样。……­
  
  “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不解之迷,记住,你可以不相信灵异,但是不可以不敬.”­
  

  
  第二个故事:­
  
  ­
  
  “你……你是谁?”­
  
  “呵!你转身看哪!”­
  
  “啊!——”­
  
  ­
  
  传说每个人背后都有只鬼。­
  
  又怎样看见呢?­
  
  在午夜十二点,背对窗户站着,面前摆着一面镜子。接着梳头,前三下、后三下,如此循环三次,就可以见到他了。镜子中,出现两个“你”,第二只,就是来找你当替身的冤鬼。你必须和他说说话。而且,第一句必是“你是谁”。他就轻视地笑出声,说:“呵!你转身看哪!”这时,你千万千万不可转身。因为每个人肩上都有两“鬼阴灯”,当你转身时,他马上吹熄你的“鬼阴灯”,那时,你就会死得很惨,你要和他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但每说两句,他就会提醒你转身看我吧!你不回答这个,继续聊,但他会循环。你不耐烦时,就摔坏镜子,结束一切,当然,那只鬼是不会死的。它只是消失,并且在你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就会忘了前晚的事。­
  
  这个恐怖的鬼传说在男生寝室中流传着。­
  
  几乎没人相信它,但谁也不敢去试,究竟,假如这是真的,那和鬼就仅仅只隔着一个背啊!要和一只鬼有这样亲密接触,那可不只需要十二点起床、梳头的勇气,而是见鬼的勇气呵。一直没人尝试过。更准确的是没人敢尝试。­
  
  ­
  
  “川,来玩老实与勇敢的游戏吧!”岑说,这是宿舍整层楼中,只剩下川和岑两人在。­
  
  剪刀、石头、布!­
  
  “哈!你输了”岑欢笑起来,扬起两根指头。­
  
  “噢!完了!”川的手巴掌在两人之间停住。­
  
  “什么?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哼!大冒险吧!”­
  
  “哈!敢不敢玩午夜照鬼?”­
  
  “啊?什么?”­
  
  “就是那个鬼传说啊!”岑大笑着。­
  
  “啊!不要……”川吓得面无血色。­
  
  “哦!不许反悔哦!”岑还在笑着。­
  
  “可这……”川哽住了,自已没理由违反游戏规则。­
  
  岑的表情有些严厉了,“反正我陪你一起玩,你不要说会怕!”­
  
  “不。”川默认了游戏。­
  
  ­
  
  宿舍里一片漆黑。­
  
  窗外黑着,还刮着点风,算是很安静了。­
  
  川已经睡着,忽然他感觉自已在晃动,可他实在太困了,根本睁不开眼。自已莫明其妙地晃了一阵后,又忽然感觉一寒意袭来,似乎自己在被风吹,凉意像针一样刺向肌肤。终于,勉强翻开了眼,岑坐在自己的床上,笑着看着自己。被子已经被他掀在一边。­
  
  当他看见岑把镜子、梳子递给自己时,就全明白了。­
  
  他们走到窗前,川左手拿着镜子,右手握着梳子。他将头伸出窗外,一切正常,他想,自己真能见到自己,背后的鬼吗?­
  
  岑也攀住川的肩,将头伸向窗外,四处看看,接着说,“开始吧!”他双扬起手腕看看,“现在11:59,你背对窗户站好吧!”­
  
  “嗯?不把窗户关上吗?”­
  
  “管它呢!时间差不多了,开始吧!”岑一直看着手腕上的时间。­
  
  川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身,举好镜子。镜子里,他看到一张发青的脸,是因为自己太紧张吗?在几十秒后,镜子中还会出现另一个“自己”,他会什么样子?他会和我现在一样吗?会不会是张惨白的脸孔?他穿什么衣服,会不会象一般鬼片中鬼那样,只是白色衣服?一连串的问题,随着额头,手心的汗珠一起溢出。他担心握不住梳子,又捏紧了它。他感觉到梳子湿湿的。­
  
  “好!注重……好,十二点了,开始吧!”看得出来岑,也很紧张。他一直观察着川背后,是夜,什么也没看,但这一切,或会随着那只背后的鬼而改变。­
  
  川生平梳头无数次,而这一次,他其实也很想梳,因为他满头大汗,很痒。其实,隔着他的,也可以说是死神啊!不能浪费一秒,他舒一口长长气,举起梳子。­
  
  只需要梳十八次,川眼中透出一种坚实,死死盯住镜子中的自己——那个没有血气,脸色诡异,正在梳头的川。­
  
  他顺利地在前面头发梳了三下,四面没有任何动静,镜中人,就像被凝固在窗前。他看了一眼,岑,岑就站在自己面前一米。­
  
  岑紧张得喉咙发干,冷得发抖,汗却不断从两鬓滑下来。­
  
  窗外的风猛烈些了,拍打着窗外的树木,挤进窗内,窗外地广告条,“呼哧呼哧”地抖瑟着。­
  
  “好冷啊”!岑叫了起来。­
  
  希奇的是,凉风刮进宿舍,所有人却像死了一般,一点动静都没有。­
  
  川面无表情地将梳子移到后面,轻轻刮下,到第二次时,他的动作已经机械化,接着,第三下顺顺滑下。­
  
  川复杂的眼光看了岑一眼,他忽然顶去的目光,吓得岑一惊。­
  
  “啊?啊……我去上厕所……啊?我马上回来”。说完,消失在窗前,奔驰着的脚步声渐渐小声。­
  
  “哼……”川不屑地又望向镜中,忽然,他发觉,镜里的世界有好深的感觉。­
  
  风骤然停止。­
  
  “哼!”川已没有退路,现在只有和背后那只鬼将无声的战争进行到底。离死亡还有几十米秒。­
  
  他疯狂地梳起来。­
  
  “一、二、三”­
  
  不知不觉中,窗外下起了雨,不大,却能让人听见每一滴撞向地面——死亡的声音。­
  
  “一、二、三”他依旧疯狂地梳着。­
  
  月亮居然越过黑云,撒下月光。这种月色竟然并不差,镜中反射的光,透着一股玄机,压抑在镜中自己的背后。­
  
  川嘎然而止,他仔细地算着:“一、二、三、四、五……对”,只差三下了。­
  
  “一”川终于开始害怕,他想:“离死亡,我只差梳二下头的时间了”。­
  
  “二”他似乎闻到了死神鼻下的气息,他马上就可以见到藏在背后的鬼了,心跳告诉我自己在是激动吗,也应该还有一点惧怕。­
  
  安静,明明雨还下着,但川只感到了安静。­
 
  
  第三个故事:­
  
  ­
  
  如果早知道一开始就是这种结局,。我一定会远远逃开,当我深陷诅咒中,却已经来不及了。­
  
  爸,妈,我走了,有时候,人必须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代价。­
  
  我与杰、沙还有玲注定逃不出这个旋涡。­
  
  ­
  
  我们4个人在一个月前住入了深山的一处公寓,很奇怪,这样一座四室两厅的公寓租金却便宜地吓人,是沙从一个不知名的小报看见的出租的消息,房子挺好的,可由于在深山里,房间十分阴冷和昏暗,我们约定了关掉手机,只带了一个手提电脑,铃带了一堆恐怖电影碟,开始了所谓的“隐居世外”,却不知道新鲜之后毫无预期的死亡的的临近。­
  
  ­
  
  这种生活是枯燥的,无法与外界沟通,一天到晚地聊天……我们开始打扫这间公寓,这里难以置信的潮湿,很多地方都发霉了,在角落里,玲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摆着一枚很精致的古币,雕刻着古怪的花纹,透出一种古老和诡异,盒子的角上有两个很复杂的字,既不象小篆,也不象铭文,在很久之后我才从阴冥文字中查处了这两个字——邪灵。可那个时候早已经晚了。­
  
  ­
  
  我们并没有很当回事,只当是一个工艺品,把它放在桌上,晚上,我们吃完了夜宵,玲坐在沙发上看着带来的恐怖片,内容我不清楚,只是里面的主题歌:“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怪怪的腔调,嘶哑而又尖利,幽幽地,慢慢传递着恐怖,让人毫无任何希望,觉得被一片黑色笼罩,我们3个对恐怖片向来比较反感,坐在餐桌边无聊地聊着,玲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竟幽幽地唱起来,感觉好象,拥有同样的恐怖,杰摆弄着手中的盒子,取出了那枚古币,在指间玩弄,他眼光一闪,说:“我们来玩转硬币吧。”他指着古币上那个诡异地字“字正,反面的花纹为反。”沙饶有兴趣地问:“测什么呢?”“就测我们四个怎么死地吧?”玲受了恐怖片的刺激,从沙发上下来,跑到餐桌边,“就测我们是正常死亡还是死于非命。”“要是转到后者,灵验了怎么办?”沙小心翼翼地问,“有刺激才好玩嘛!”杰同意玲的看法,于是我们4个坐在桌子的四边,杰拿着钱币,4个人默念“字,正常死亡,花纹,死于非命。”杰右手拇指和左手食指夹着钱币,轻轻一转,古币如同舞者,以纯正的360度于一点旋转,毫无偏差地以正远的轨迹不停的旋转。刹那,窗外树林中刮起了阴风,吹着窗户啪啪的响,窗帘发出飕飕的声音,阳台上的风铃叮叮铛铛的响着着,清脆而又凄厉,让人不禁毛骨悚然,我似乎感觉到,房间中潮湿的气息正在从四处聚拢来,凝聚在那个疯狂转动的钱币上,忽然觉得什么东西进了屋子,20秒,钱币依旧转动,似乎没有停息的的意思……一分钟,转动总是以一个正圆的轨迹,一丝不差,精确得恐怖……3分钟,如陀螺得一般地不停地舞蹈……4分钟依旧不停息……5分钟,似乎有那么一种力量,让钱币不停地转动,我们4个人都露出了惊异,恐惧的眼神,我看着杰,他冷汗冒了很多,一只手紧握着手中的盒子,沙忍不住“我去上个厕所,明,你陪着我好不好?”她可怜昔昔的看着我,“好。”我刚起身,只见玲用右手啪地一下按住了那枚钱币,“一点也不好玩,无聊死了,根本在浪费时间。”我顿时觉得那股阴森的气息突然之间四散了,玲冷冷的转过了身,进了房间,“pang!的一声关上了门,始终沉稳的转动着,现在是午夜12点过5分,未关的电视中,依旧那首歌“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桌上的钱币安静的摆着——是花纹的那面­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
  
  之后的几天,似乎一切都还算正常,只是我觉得感觉非常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屋里,心中非常不安,房间里的感觉无比阴森,杰和沙非常不安,但玲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却整日清唱那首诡异的歌曲,经常看见她坐在沙发上反复地吟唱“……直到……死。”大家的情绪都不好。­
  
  噩梦开始了,一天早上起来,玲小时了,衣服还在,什么都在,可独独玲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她到底去了哪里?沙和杰垂头丧气的,唯一活泼的是我们养的牧羊犬pity,它是一只纯种的外国狗,一身雪白的皮毛,十分高贵,似乎也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玲失踪了,它还是天天都往外跑,似乎也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还那样好动……我什么也不想去想了,我打开了这次旅程一直都没打开的电脑,接上了电线,开了机,可是一开机,就是一副诡异的图画,深蓝色的底幕,许多大小不一的气泡,不停地旋转,气泡是刺眼地红色,似乎是血的颜色,旋转的让人心里惴栗不安,我怎么点鼠标,不管怎么点也没有用,也许是哪个高明的同学给我的手提电脑装入了某种高明的的病毒,pity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我听见了它轻快的脚步,刚出卧房,我吓呆了,pity雪白的皮毛上染了鲜血的颜色,它的嘴里,啪嗒啪嗒流着血一样颜色的颜色的液体,那种血腥的气息,错不了,一定是血,我努力克服内心的恐惧,,不会,不会是人血,一定是什么动物的血,我用毛刷给pity洗干净,带它在附近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松了口气,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外出寻找玲的杰和沙,玲失踪后,他们两的精神非常衰弱。­
  
  ­
  
  一切似乎也还平静……但玲……………………她………………………………­
  
  ­
  
  第5天了,依旧没有一点线索,玲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怎么可能……我们3个依旧不断出去寻找,又是一天的辛劳,依旧毫无线索,我无聊打开了许久都未打开的手机,翻看我离开这些日子的短信息,多是一些手机服务类的,还有几个朋友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我的一个同学发短信“你的手提我发现有了点问题,好象屏幕出了问题,根本不能开机,请尽快修理。”我瞟了一眼,翻了过去,还当是我的学习出了什么问题,接着发现不对,重新翻回来,仔细看了一遍,怎么可能……那那个诡异的图画是…………我看着摆在桌上的电脑,望着它的插头,我拔了下来,再试了一遍,果然,电脑根本是个坏的,那么那个图片是……我看着插头,我蹲下腰来,发现这个插座似乎很新,非常松,我竟很轻松地扯开了它,扯出了一根电线,我顺着墙壁继续扯,忽然,我发现这间房子靠电脑的这面墙,强漆非常地新,,与角落潮湿地墙壁颜色明显不同,墙砖似乎也很松,我使劲一扯,墙居然倒被我扯开了,墙砖倒了一地…………………­
  
  ­
  
  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看见过世界上最恐怖地画面,是玲…………她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两行幽怨的血泪,身上缠满了电线,脸上、身上依稀是水泥,脖子上勒着电线,渗满了血,整个尸体被埋在墙内,布满了蜘蛛丝,腐烂的气味让人作呕,尸水流了一地…………她的右手不见了。­
  
  我滩倒在地,沙见到如此恐怖的画面昏倒,杰恶心地要吐出来………………­
  
  ­
  
  我们封锁了这个门,用铅封住了这个门,杰负责出去拦车回去,我和沙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但诅咒却仍旧不放过我们…………­
  
  接着是pity………………它又一次满身血水地回来了………………­
  
  ­
  
  杰和沙将近快崩溃了……他们带着pity出去疯狂地寻找血的来源………………发现一堆不知是什么的肉……当然如果它还能说是肉的话………………还发现了那只受诅咒的手…………­
  
  ­
  
  我们根本已经无暇去思考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是什么,是谁………………我们已经快被恐惧压倒了,这几天,根本没有车经过这里,我怀疑根本就没有人会来……公寓的镜子中不知为何老是会有人影闪过,那是个女人的身形…………很象是玲~~~~~~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气息,杰的精神特别不好,而沙整日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精神恍惚,下午,一阵歌声传出,是玲,是那首诡异的歌,是如此清晰,杰和沙恐惧得不能自已,玲已经死了………………难道是鬼,歌声是从浴室传出来得……我们3个相互偎依走到浴室……帘子被拉上了,里面得喷水的开了……里面得歌声是如此靠近,如此清晰,如此得恐怖……杰怕看见更血腥得,闭眼撩开了帘子…………什么都没有,……是玲得手机,放在浴缸的边缘,是手机得电话留言,玲设计得留言是那首歌,我们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可是为什么?是谁,是谁放得,…………我们只有4个人在这里,我们3个不可能…………那么只有可能是……­
  
  我们3个回到客厅,幸好,那扇门还是紧紧地关着,多少让人有些安心,到了晚上,依旧是毫无收获,没有一辆车经过……房间里阴暗得毫无任何生气……透露着绝望得气息……,沙蜷伏在我的身边,手难以置信的冰冷,杰抽了一根又一根的香烟…………他抽完了最后一根,坐在餐桌边,拿起了那个诅咒的源泉——古币,他在指间摆弄,嘴里不断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依旧用那个姿势,钱币又疯狂地旋转……这时正是最靠近魔鬼的时间,午夜12点,沙躲在我怀里抽泣,根本不看那个疯狂到恐怖的古币,风一如既往地吹,那样诡异,我死死盯着那扇封死的门……我能感觉到有不好的东西在里面作祟,忽然,一阵剧烈的开门声,钥匙在钥匙孔里剧烈的转动,是那扇门,我们3个大失惊色,眼睛死死盯着那扇门,沙吓的哭出声来……钥匙仍在剧烈的转动,突然,停了!­
  
  ­
  
  门居然幽幽地开了……­
  
  怎么,怎么可能,那扇门早就被铅封起来了…………是鬼!­
  
  门开了,玲依旧在墙上,以那副恐怖的死相安静地矗立着,那副极度恐怖和怪异的脸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尸体腐烂的气味在门开的一瞬间立即充满了整间屋子,我们3个站在了房间的出口,似乎有谁拉开了门,又用力使劲甩门,门重重砸在门框上,稍稍反弹开,那只无形的手又扯开了门,又用力使劲甩门,门重重砸在门框上,发出巨大的声音,震动了整个屋子,似乎在证明它的存在,门上的锁一点点损坏,零件掉在地上,……玲那恐怖的样子不断的出现,让人做呕……桌上的钱币似乎不受一点影响,依旧直立的转动,在桌上画出圆的痕迹……­
  
  ­
  
  我们疯也似地逃了出来……那剧烈的甩门声似乎响撤了整座山,如同魔鬼的号角,不断地追随着我们…………我们3个逃到了山林的公路上,这时,一辆黑色的车缓缓行驶过来…………我们不断地叫喊,它停了下来,我们要它送我们下山,开车的女人点了一下头,我听到一声骨头喀嚓的声音,这都不重要了,我们能下山了!车开的很缓慢,似乎很轻,车内灯光很暗,根本看不见女人的容貌……不过,我依然强烈感受到诡异和恐怖的气息……不过也许是我多疑了,车下了山,我们回到了原来的城市,我们3个下了车,万分感谢开车的女的,但依旧看不清她的脸,她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说,开车走了,依旧那么轻,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我们3个各自回家,并约定忘记一切,忘记玲,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过回原来正常的生活。­
  
  我们以为自己逃开了,谁知道我们从来没有逃出来过­
  
  ­
  
  过了3天,杰开车带着沙来到了我家,他们两个精神相当差,显然都没有睡好,眼睛布满了血丝……我们3个坐下来,沙抽泣着,“我知道,玲一直还在我们身边,我家里的冰箱渗出了血,根本不敢开冰箱,到处是血腥的气息,经常可以听见玲唱歌的声音,那样清晰和恐怖,我知道她一定在,一定在!”杰皱着眉头,“我的洗衣机里居然会洗出女人的衣物,我认得出来,那一定是玲的……家里的镜子中总会有莫明的人影闪过,从我们回到这里,我能感受到她从来没有离开!”我静静听完了他们的申诉,为了让他们安心,我没有告诉他们……这几天我的房间的门总是被甩,锁摔烂了几个,pity天天都是一身血,它根本没出去过,我给它洗了一遍又一遍,第2天依旧是那样……晚?a href='/huati/xihuan/index.html' target='_blank'>喜欢献鲎畔嗤呢危沃腥橇崮歉比梦铱植赖蕉裥牡乃朗?hellip;…莫非,玲已经成为鬼,注定不放过我们几个……我们尝试去忘记,谁知自己根本无法爬出旋涡……­
  
  我们3个睡在了我的家里,也许是朋友在一起,睡的很沉,没有梦……­
  
  ­
  
  我被一种颠簸感弄醒了,我发现自己在车上,开车的是杰,身边是沙,窗外的景色是……居然我们又来到了那座深林,“杰你疯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你要死吗?快回去啊,你也疯了吗?”我大叫道,杰会过头,那双布满血丝极度恐惧的双眼“我们有出来过吗?pity身上全是血,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们安心,我们已经受到诅咒了,还记得那枚硬币最后的结果吗……我们已经把生命出卖给邪灵了!”他神经质地惨昔昔地笑到,脸色那样苍白和无力,沙用冰凉的手握住我,靠在我肩上,“我能听到玲在叫我们,她好孤独……她就这么一直叫我们的……”我望着精神恍惚的沙,和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杰,大喊:“你们怎么这么傻,去是送死啊,我发誓我绝对不要再回到那个鬼地方,你们两个都疯了,疯了,你们清醒点!”“不,只有回去我才觉得安心,明,我们一起回去吧”沙那阴冷的手抓着我,我甩开了她,发现车开的很慢,我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我滚到了地上,那辆车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漫漫地前行,难道杰和沙都已经变成鬼了吗?我掐了一下自己,幸好,我还能感受到疼痛,我站在公路上,公路两边是阴森的树林,我知道走回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到了晚上如果不能搭到一辆车,那就必死无疑了……杰和沙,现在估计已经……我的心一凉,很久,天已经很黑了,没有月也没有星辰,难道我就死在这里了吗?这时,一辆车缓缓开过来,我认出是上次那辆车,我喜出望外,挥手叫了那辆车,又是一声喀嚓声,我坐在了车上,开了一会,我发现不对静,这是往深山的路……我大叫道,“我是要下山!我是要下山,不是上山,快下山!”我听见令人毛骨悚然地一阵骨头喀嚓的声音,那个女人转过了头……那张脸…………………………­
  
  ­
  
  …………………………………………“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
  
  ………………………­
  
  ­
  
  …………………………………­
  
  ­
  
  ………………不要在午夜12点与邪灵玩游戏­
  

 

 

 本 文 并 非 原 创,是 转 载 投 稿,特 此 感 谢 作 者。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