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小知县惩治骄奢胡公子

    1587年11月中旬的一天,南京市外的江边,两岸上挤满了千千万万穿白衣的男女老少,他们迈着沉重的步子前行,望着江上的船,失声痛哭,泪流不止,百里不返。这千千万万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们是来送行的。那一位右佥都御史(右佥都御史为明代及清代前期都察院的职官职,正二品)的海瑞---海青天逝世了,他的灵柩从南京水路运回他的故乡。

    海瑞(1514年1月23日—1587年11月13日),字汝贤,号刚峰先生,广东琼山(今属海南省海口)人,他是明朝政治家。他历任知县、州判官、尚书丞、右佥都御史等职。

    这里来讲讲他任知县时惩治总督大人骄奢儿子的故事。

    1559年的一天,浙江淳安知县海瑞接到消息,说胡宗宪总督(总督在明、清时为地方最高级长官,正二品,位在从二品的巡抚之上,管辖一省或多省)大人的儿子要来淳安“视察”。海瑞听了消息只是冷冷一笑,胡公子的到来,没有使他重视。时间逼近了,县丞、主簿、师爷、典史等人看到知县对胡公子来“视察”若无其事的样子,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大人,对这位胡公子要热情接待,要像对总督胡大人一样孝敬。他回转到总督府对其父一句话,可以带来锦秀前程。如果怠慢了他,他一句话政绩就否了,我们所干的处处都是过错。所以切莫怠慢他,否则会大祸临头。”

    海瑞听了说:“我们要怎么来热情接待这位公子呢?”

    县丞说:“总督大人的公子,接待标准比巡抚大人略低一点,老爷你要大开城门,亲自带队让众人出城外迎接,要设佳宴款待,挑选美女日夜侍候,公子离别时还要用银子孝敬他。这次花费要用上近两百两银子。”

    海瑞听了哈哈大笑说:“我淳安县地处交通要冲,路过官员士大夫都很多。总督的公子到来就要花近两百两银子,吸我淳安百姓的血,这样能使我淳安百姓安居乐业?我淳安百姓负担不起啊!”

    师爷说:“大人啊,前任知县每年驿费(招待费)高达白银12000多两,百姓人平纳银三两五钱。”

    知县说:“这驿费官府无此项经费预算,都是由百姓来负担。我们要做到年驿费不超900两,百姓纳银两钱五分。这次胡公子到来,我不设宴,不出城迎接这位公子,不寻良家美女对他侍候。别说是公子,就是总督大人亲自来我也不会干出欺压百姓的事来孝敬。公子不是公人,不是为公事而来的公人,他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索取贿银,他是用其父总督官帽压人,我就是不巴结他这样骄奢的贵公子,他若违法犯罪,与民同等而治。”

   “大人,识事务者为俊杰,总督二品官相比七品官位高好几品。总督的儿子他们远道而来淳县,难道说使他晚露荒野?饥食空气?不能这样来对待他们吧?”主簿说。

    知县答:“传驿丞(驿丞似如今招待所所长兼邮政局长)立即进衙面见我。”

    一会儿驿丞来了,礼毕问:“大人何事?”

    知县说:“近有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你以五六两银子的规格来招待他们。”

    没两天,一乖大轿远道而来,闹闹热热连抬轿的也一大路人。从人中小头目对轿内那个胡公子说:“淳县城快到了。”

    胡公子说:“这淳县怎么冷冷静静,难道这七品官儿不知是我到来吗?”

    从人中小头目说:“还在前两天就派人送信告之了。”

    胡公子说:“既然告之,为何如此怠慢本公子。我到每州每县都是府官县官亲自迎接,这里为何如此待我?”

    从人中小头目说:“公子息怒,再等片刻,如没动静,今后这七品官儿就知道公子厉害。”

    说话间,迎接之人到来,远远礼拜:“本驿丞恭迎胡公子来到淳县。”

    胡公子见稀少几人来迎接,又不见知县身影,怒火升起,暗骂知县,心想一个驿丞来接我,把我降到何等位置?他要破口大骂,又忍了起来,只好随驿丞进了城。

    驿丞把胡公子迎进厅堂,他阴沉着脸,焦急地等待知县到来。等了很久,就是不见知县影子。来给公子上茶的是男童,不见美女上前。公子心中又怒火燃起,他要拍桌甩杯,但还是强忍住了。

    午宴了,公子一行人也饿了。公子心想待午后会有美女来侍候他,又想这一午餐也会像其他地方一样的山珍海味,谁知他坐上桌子,一看桌上碗盘中除了少许晕腥,其余都是青菜萝卜。胡公子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上,甩盘砸碗,大声骂道:“我走了几十个州县,你这淳县如此待我,欺我就是欺我老父亲。”

    驿丞吓得面如土色,跪地陪礼。胡公子向驿丞吐垂液,用脚猛踢,并令左右:“把小驿丞捆绑,倒吊在梁上。一个小驿丞,什么东西?能与我同桌相坐。待我来慢慢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县官。”

    海瑞得知消息,带着衙役而来,大声道:“胡公子,卑人有失远迎,望谅解。”

    梁上吊着的驿丞正在挨打,胡公子骂声还末停,见一行人到来,有人向他说知县到来。胡公子一看这个如此怠慢的知县,用眼斜视一下就把头望另一边。

   “胡公子,我驿丞犯了何罪?”海瑞问。

    胡公子闭嘴不答。海瑞上前:“胡公子,大人大量,卑人公务在身,有失远迎,望谅解。”

    胡公子冷笑后不言。

    “公子大人,不言驿丞何罪,请立即放人松绑。”海瑞说道。

    胡公子大声说:“不但捆驿丞,连你也如此,你这个井底之蛙,小看本人。你七品官儿做厌了,不想要官帽了,想缠百姓头巾了。”

    知县说:“你是胡公子吗?是胡总督的贵子吗?”

   “我还会假?瞎眼的小县官,你不要装模作样,你目中无人,横行不了几天了。”胡公子歪着头咬牙切齿指手画脚说。

    知县说:“假的,假的,你的言行和山里为匪的大王没区别。胡总督养育的儿子会这样横蛮吗?胡公子会如此对待一个无罪之人?过去胡总督按察巡部,令路过州县一切从简,不得铺张。你冒充胡公子,行装丰盛,毁总督清白名声,光天化日之下,你胡作非为。”他说着手一挥大声说,“给我拿下这个冒充胡公子的骗子。”

    胡公子大吼:“你们胆大包天,还想活命吗。”

    县衙役齐上,把胡公子擒住拘押。

    众人捏一把汗,这样做不是得罪胡公子,而是得罪胡总督大人。那比巡抚权还大的总督一句话,谁不听他的?众人忧虑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海瑞对大家说:“天塌下来,在我头上。你们奉我命行事,一切后果我负责。”

    海瑞立即写书信一封,派人骑马火速送信到胡总督衙门。胡总督接到紧急信拆信一看:“报告总督大人,有人冒充你家公子,大耍淫威,索刮了数千两白银。总督大人清正廉洁,天下人皆知。报告大人后派人来核实严惩罪犯。”

    胡总督读完信,知道自己儿子仗自己的势刮财,他为了树自己清高声名,命人将儿子接回府里“严办”,所有银子充公,这样来表现出他一身正气,在当时并未责怪这个海瑞,没有给这个小小知县“小鞋”穿,他还表扬了这个小小知县的所作。

  

    海青天的故事几天几晚讲不完的。

    他做官就是这样:为政清廉,洁身自爱,为人正直刚毅,从不阿衣奉承,一生忠心耿耿,直言敢谏。

    他一生清贫,抑制豪强,视百姓为父母,狠狠打击贪官污吏。

    他的生平事迹数百年在民间广泛流传,经过戏剧家演义加工后,戏曲节目在舞台上占有他许多的重要内容。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