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坐地等封楚汉鸿沟界

  汉王刘邦听从韩信计谋:分兵北举对楚实施战略包围的“以势制楚”策略,后又听从张良的建议:利用项羽与英布、彭越之间的矛盾,拉拢英布和彭越,结果英布和彭越反楚。这样一来大大地减轻了刘邦所率汉军主力在成皋正面战场上的压力。

  韩信北上,接连灭代、破赵、定燕,稳固了河北的局势,又在潍水之战,大破楚齐联军,斩龙且,齐国覆灭。齐国覆灭后,韩信听从范阳说客荆彻之计,要汉王封他假齐王,汉王刘邦十分不高兴,怒骂道:“这个胯下匹夫,真乃小人,江山半壁还在项羽手中,就急于要封,实在可恶!”

  张良、萧何急忙劝汉王刘邦说:“眼下战局虽然大有好转,如果不给韩信加封,他真的反了,其后果不堪设想,你封他真齐王,让他高兴高兴,合力战败项羽之后再说。”刘邦鉴于局势无奈,只好封了韩信为真齐王。

  刘邦封韩信为齐王之后,韩信就安心坚守在齐国为王。彻底形成了对项羽包围的局势。公元前203年8月,汉王刘邦反复思考之后认为:通过两年多的拉锯作战,项羽的楚军兵员近于枯竭,粮草也难以补给,汉军终于可以与项羽决一死战。于是,汉王刘邦就火速传书给韩信,要韩信前来商讨组成联队对项羽作最后合围,彻底歼灭楚军。

  韩信接到书信,将书信捧在手中,反反复复的思考着:去还是不去,真让他拿不定主意。他想荆彻的那些话确实有几分道理,就此罢手不与刘邦联手,天下肯定三分!不过他总也觉得这样对不住汉王,汉王的确对自己不薄,心想,当初自己在项羽军营,项羽从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要是没有汉王的重用,也许今天自己仍然流落街头胯下匹夫,只有汉王的重用,才显自己今天的才能,背弃汉王似乎有背信弃义,非君子之为。可他又想,如果和汉王联手,灭了项羽,汉王势力必定壮大,自己今后会又怎样?韩信没了主意,感觉这个决定比战场上打一大仗还要难得多,一连几天不思饭菜,一个人闷在王府,苦苦的盘算着。

  新齐王韩信正愁无奈,这一天,范阳说客荆彻要求觐见,韩信听说荆彻要见,十分高兴,如获救命之草般,急忙召见。

  荆彻来到齐王府,韩信没有直截了当的就把自己的拿不定主意的事告诉荆彻,他觉得那样会让荆彻小看于他。

  韩信见荆彻,很热情一阵寒暄,然后让座于荆彻,把话题放在孙子兵法之上与荆彻夸夸其谈起来,每谈一事二人各所己见。忽然,荆彻道:“齐王近日面色憔悴,唇血不盛,定饮食不佳,或以病疾,或以心思所致,然观其神像是有病疾,听其言却铿锵有力又不像是有疾病,定有难事压心,齐王可说与我听听?也许鄙人可给齐王解难。”

  韩信看荆彻看出自己心思,也不再藏着掖着,干脆来个竹筒倒豆子——一下子桶个干净。

  韩信道:“是有件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也想听听谋士你的高见。”于是韩信就把汉王刘邦召见他议事的事情告诉了荆彻。

  荆彻道:“你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典故吗?”

  韩信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意思?”

  荆彻道:“意思是说:狡猾的兔子一死,狗也很快成为人们的食物。鸟被打尽的时候,人们把良弓也束之高阁不用了。这种情形,先前的例子很多。你比如:

  武安君白起为将者,生杀大权操于一手,秦赵长平一役,坑杀赵兵40万,何等的威风,使赵国10年没有精壮壮之兵,闻风丧胆于朝野,功高之盖主,他不谙政事,拒王命而不从,终死于秦相范睢之手;

  伍子胥楚国人。他的父亲伍奢得罪于楚平王,遭灭族之祸。伍子胥只身投奔吴国。他帮阖闾夺得吴国王位,又发展了吴国的军事力量,可算是也受到重用。后又率军队攻破楚国,是楚国亡,他开棺鞭笞楚平王尸骨以泄自己心头仇恨。伍子胥给吴王可算是有大功之臣,但最终怎样呢,还不是被吴疏远,以致被迫自刎。

  春秋时期最后一位霸主勾践完成了雪耻复国大业的。是如何对待文种和范蠡两位有功之臣的呢?勾践复国之后,范蠡曾劝戒文种说:“勾践为人,可共患难而不可共享乐。”要文种和他一起功成身退,但文种不以为然,后为相国。但好景不长,勾践国安不久就开始猜疑文种,谗臣也开始大肆讲文种坏话。你要知道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啊!公元前472年,勾践召见文种,勾践说:“九术之策,今用三已破强吴。其六尚在子所,愿幸以余术,为孤前王于地下谋吴之前人。”赐文种一把剑,令其自裁。鸟飞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话就是从哪儿说起。

  赵之名将李牧用兵神出鬼没,抗击匈奴,居代郡,守雁门,屡挫匈奴,一役斩首十余万,教胡人10年未敢南窥中原。后抗秦护赵,立战功无数,保弱赵不为强秦所灭,然赵王昏庸多疑,听佞臣郭开之言,疑其反,诛李牧。

  商殃可谓秦之悍将,无论战争还是治国变法都极其罕见,经变法后的虎狼之师与东方列国大小百余战,共计歼灭六国军队一百五十余万,可说是功高盖世。然当秦国强大了而商殃,跟吴起一样因为得罪贵戚,而被车裂于市,哎!悲哉!悲哉!

  荆彻讲完,继续说道:“现在的局势对齐王你非常有利,项羽实力已经大大削弱,他不敢和你对决,也不敢和汉王刘邦对决,而汉王刘邦也不敢草率处置与你,更不敢轻易出兵与项羽决战,这种局势,对你非常有利,也正是你与汉王讨价还价的大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韩信听荆彻阔论,只是皱起眉头听,一言不发。荆彻又道:“你现在只要按兵不动,汉王与项羽必然谈和,国必然三分天下。且汉王身边谋士甚多像张良、萧何等不会放弃灭掉项羽的机会,所以,你必须坐等加封,解除后顾之忧。”韩信似乎从荆彻的话语中明白点什么,愣了好久说道:“对!君子高见。”

  韩信听从荆彻之计,按兵不动,既不会见汉王,也不与项羽来往,占据新打下来的齐地,养精蓄锐。

  汉王刘邦没有调来韩信是又气又恼,想动兵讨伐项羽,便召集张良和萧何商量。张良和萧何竭力劝阻说:“汉王!万万不可,韩信是小出身,他不敢背叛汉王,也许他是想要加封,在项羽问题上,他永远和咱们是一致的,要是我们窝里斗,高兴的是项羽,我们两败俱伤,项羽就兵占上风。一旦项羽兵占上风,必然挥军进攻,那是后果就难于驾驭。因此,暂时悠着韩信他的性子,观其局势日后再说。”刘邦这才压了压心中的火气,决定暂时不理会韩信。

  刘邦不去理会韩信,可在彭城失利时候,父亲和妻子被项羽掠去,总是一块心病放心不下,想来想去还是不知如何是好。恰在此时,项王使者求见。

  再说项羽听到成皋失守,大惊失色,急忙由睢阳带领主力返回,同汉军争夺成皋,与汉军对峙于广武,欲与刘邦决一雌雄。可是汉军依据险要地形,坚守不战。双方对峙数月,项羽无计可施。这时适逢韩信攻占临淄,齐地战事吃紧,项羽不得已只好派龙且带兵20万前往救齐,这就更加减弱了正面战场的进攻力量。公元前203年11月,韩信在潍水全歼了龙且的部队,平定齐国,使项羽的处境更趋困难。几个月后,楚军粮食缺乏,既不能进,又不能退,白白地消耗了力量,完全陷入了被动。

  项羽腹背受敌,丧失了主动,陷于一筹莫展的境地。双方强弱形势已发生根本的变化。于是,项羽急派使者谈和。

  刘邦见项羽使者来也甚为高兴,心中暗道:我正愁于父亲妻儿没救,这会儿一切问题便可解决。于是,刘邦以救出妻儿老小为前提和项羽商谈,最后达成协议,项羽放归刘邦家眷,并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双方停战。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