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死亡之路

  这一天,是2009年的8月3号,一大早,一座耸立的银行门前,就有许多附近的人群,簇拥在这里,把银行围了个水泄不通,在银行工作的职员,也被堵住了出口,就在几个小时前,开封县内的武警部队接到了,一个非常惨痛的消息,就是有二个身穿蓝色衬衣的某煤矿厂员工在银行门前,被人用小刀捅死身亡,于是,武警部队的李力李警官,便早早的来到这里,在警备森严的警戒线内,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横尸当场,两人的胸口均有被小刀切伤的痕迹,还有地上未干的血渍,李力仔仔细细的瞧了两人的眼睛,根据他多年的侦查经验,这两人大约是死在晚上三点左右,而造成他们死亡的原因,显而易见,就是被人用刀贯穿胸口,造成死者大流血,这一点,可以依照他们的血迹判断,为了搞清楚死者身份,李力走访多家,才知道正是银行附近的二名某煤矿公司的员工,一个叫王军,一个叫李果,两人平时兢兢业业,在公司里的领导对他们十分的看重,他们还是公司里十年的公司标兵,和附近的人不太来往,岂料,今日一早,就有左邻右舍的人见他们死在这里,于是便报了警。

  开封武警的李警官见此事非同小可,便专门调谴了三十名骨干来侦查真相,李警官一见现场血迹未完全干,两人的胸口上捅了一刀,在一看现场的痕迹,很快推论出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杀人案件,经过仔细的搜查,发现了现场一枚价值不菲的明朝玉佩,看它做工精良,雕琢巧夺天工,料想此物是明朝皇宫里的东西,但也是没有任何苗头。

  几天的调查,始终不见案件有何进展?王警官便决定带着两个警员到了他们的公司去见他们的老板,这老板叫李敖,手中的资产不下于千万,李敖在办公室里一见李警官来了,知道肯定是有事询问,因为他的煤矿公司,时常和警察打交道,遂认识李力,便客气道:“怎么,李警官您到我公司,莫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效劳吗?

  王警官原先和李敖亦曾在酒桌上喝酒,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他见如此大亨,却如此和蔼,也客气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打扰了李总的时间,真是抱歉,只是有些事需要问问李总,不知道李总可否耽搁一下时间?”

  李敖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道:“李警官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呀!我就是再忙,也不能有你李警官的事情重要,您有什么事情但请吩咐吧。”

  李警官见他格外的服从,便也不打幌子,开门见山道:“不知道李总知道您公司里有一个叫李果的和王军的。”

  李力只是随意的问了一下,哪知,李敖脸色马上变了,恼怒道:“这两个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他们两人前些天,还说我给他们的工资少了不少,说要告我,我也一时抽不出空来,和他们纠缠,便把他们辞退了,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事情?!”

  李警官哦了哦,隐约间发觉这个李敖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太有老板的样子,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李果,王军只是两个员工,就算是闹了点意见,也不能就此将两人辞退,似乎是心胸狭隘了些。

  他也不好过问他们公司的内部斗争,便继续问道:‘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怎么进的公司?”

  这时,李敖从桌子上拿出一盏热乎乎的茶,喝了一口后,娓娓道来道:“哦,其实他们算是我们公司的老员工了,十年前,我的公司刚刚建立,他们两人便来到我公司当一个杂工,后来公司渐渐起步,我们的公司一步步做大了,我看他们两人也算勤快,便升职他们为公司的两名经理,就替我处理些日常的事物,哪里想到,三天前,他们两人一齐跑到公司,说什么工资太低,这些年为我做了不少贡献,我和他们起了争执,他们被我用保安拉出去之后,还说要告我,你说我对他们这么看重,这么说翻脸就翻脸。”

  倾听着李敖的言语后,李警官知道再也不能隐瞒下去,即刻道:“您知道吗?三天前,就是他们离开公司的那一天,已经死了。”

  听了此话后,李敖一脸鄂然,看他的表情显然不知道实情,于是便试图从他们的家人身上下手,道:“唉,那他们两个人的家庭情况如何呢?”

  李傲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只是很快便镇定下来道:“王军的妻子是李霞一直身上有病,这些年为她也花了不少钱,而李果的妻子叫陆放,是一名普通的清洁工,他们两人都有一个子女,我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

  另外两名警官记录好笔记后,李警官便回到了警局里。

  为破案,竭尽全力,引得十年前巨大的盗窃案,凶手到底是谁?

  一到局里,局里的高官,说此事一定要尽快查询,不可因为此事的余威,给这里的老百姓留下不好的影响,接过上司的催促电话后,李警官决定成立“调查组”一定要彻查此事,可开封百姓一个交代,不然必定是人心惶惶。

  后来,在会议上,和李警官同事的方同站起身来,道:“现在这件案件十分的严峻,我们必须尽快破,在这里我要说一点,就是李果和王军只是两个普通员工,怎么会有价值连城的明朝玉佩,我看这件事还得从玉佩上下手。”

  众人纷纷同意他的观点,但是另外一个警告反驳道:“这话是这么说,他们虽然拥有明朝玉佩,但是现场的明朝玉佩不曾被夺走,如果杀人凶手是为了玉佩,为什么不拿走,反而给我们留下证据呢!还有煤矿老板李傲说他们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看是不是家庭纷争,我看可以从家里入手。”

  众人一听,大有道理,连忙又到了两人家里去讯问,哪知警官还未入门,就被她们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赶了出来,后来警官试图询问,因两人实在是不太欢迎有人提起涉及丈夫的事情,把门一关,还在里面骂骂咧咧。

  李警官无可奈何,只得在门外透露实情道:“你们家的丈夫几天前,已经被人在银行门口杀了。”

  两人本来是住在一小区里,平时李果和王军关系铁,就住在了旁边,做了十多年的邻居。

  经过警官循循善诱,终于让她们说出了和丈夫如此决裂的原因,原来十多年,李果和王军做生意赔了,想翻本,又没有钱,就找到了当时当时博物馆里的管理员胡涛,胡涛听说他们生意亏本之后,对两人很是可怜,1999年大年初一的一天,李果和王军夜里三点左右出门去了,两人的妻子问他们干什么去,他们搪塞说是生意有着落了。

  胡涛在博物馆后门等着他们,两人想问他有什么可以发财的路子,胡涛语重心长对着两人道:“其实,我应该早就发财了,只是一直捕获不到很得心应手的伙伴,我看你们两个还算机灵,就给你个机会吧。”

  两人正是生意亏本,债务缠身之时,亟需财路,听了胡涛的话后道:“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吧,我们听你的。”

  胡涛开口一句话就吓坏了他们道:“其实这博物馆是我舅舅的,我只是来替他看管,我原来想把这里的宝物,偷些走,这是自己一人势单力薄,不好下手。

  ”

  李果王军原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因遭人所骗,倾家荡产,心里也十分的扭曲起来,至于胡涛居心,他们也没有详细追究,于是,三人臭味相投,决定窃夺博物馆里的玉器,但是博物馆里警备森严,夜里也是三道岗,可是仗着是博物馆的侄子,就趁机说让他值班,让他们到外面吸吸烟,透透气,三人砸开严密的玻璃,而胡涛对这里的情况十分熟悉,专门偷了些价值不菲的玉器,窃了宝物后,就各自逃之夭夭,虽然警察来查,但是三人的身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李果和王军去整容了,而胡涛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通过别的手段,拿到了一驾假身份证,后来此事,一直未查清,便成了悬案不了了之。

  她们两个知道自己丈夫犯了罪,不好上述法庭,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李果和王军就在外面鬼混,还养了一个小三,两人听了邻居的告状后,就大发雷霆,火冒三丈,将二人赶出来了。

  李警官听了两人的话后,恍然大悟,又在开封资料管里查询三人十年前的犯罪记录,经过他们锲而不舍的盘查,使之另外一人胡涛的身份真相大白。

  胡涛在偷取开封博物馆的玉器之后,杳无音信,

  在他未来博物馆前,就在公安分局做过侦查员,于是,李警官分工,收罗资料,搞到了胡涛一张旧照片,李警官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煤矿公司的老板李傲。

  煤矿老板悔不当初,面对法律该如何面对?

  在证据确凿后,施行了抓捕行动。

  幕后凶手煤矿公司老板李傲被捕入狱,李傲也坦白说出了杀害李果王军的事实,他说:“其实在他们来我公司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当年我们三天盗窃博物馆,我们每个人戴了一副明朝玉佩,我们约定,如果相互有事情帮忙,就把玉佩拿出来作证,我走了之后,凭着那笔巨款,我做起一个小小的煤矿公司,就再也没有和他们见面,那天,我见他们来了,十分害怕,但是经过我的调查,发现他们不知道我是胡涛,直到几天前,他们发现了我的玉佩,才知道我是胡涛,他们见我当上了总经理,日子混的很好,就要挟我说,给他们一百万他们就永远的住嘴,我知道他们以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起了杀心,把他们全部杀害了,现在想来,我真是太傻了,望法律能宽容我。”

  看着他悔恨的泪水,李警官长诉一口气,只觉得他们三人的行为触犯了法律,而为了十年前的偷盗,种下了恶果,实在是不该,而从一开始他们就在朝死亡路上走。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