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神奇的蝇丐

清朝光绪年间,在浙江云州和滨江县之间,游荡着一个年轻的流浪汉,名叫杜奇伟。这人除了闲逛,还有一项绝技:玩苍蝇。他常在身上涂些白乎乎的药面,吹响一声奇怪的口哨,就会有成千上万只苍蝇蜂拥而来,在半空中带着风旋转,转着转着就会变幻出花、鸟、鱼、虫和各种各样的野兽形状来。然后他大手一挥,苍蝇又四处撒开,他操纵蝇兵蝇将的绝技总能博得围观者热烈的掌声,他也能赚上几个铜钱,但是,谁也想不到,他还把苍蝇派上另外的用场。

临近年关,杜奇伟不再表演玩耍苍蝇的绝技了,成天在一个依山傍水的白家村里转悠。这白家村里有个叫白无轩的财主,仗着有钱有势,人多势众,常常欺负附近村民。这天,他坐上大轿,带上一班家丁,耀武扬威地到邻乡马家村去收保护费时,杜奇伟悄悄地跟在后面。

收费队伍来马家村,白无轩下令在村头摆出一只红木箱子,鸣锣告民。杜奇伟爬到村边的一个鸭舌状山坡上张望着。

锣声震得茅舍摇颤,鸡飞狗跳,村民敢怒不敢言,赶紧送来了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点滴碎银。而更多的村民出不起银子,只得给白无轩磕头求饶,哀求他宽限一段时日再如数补上。白无轩鼻子一哼,骂道:“你们这些不识抬举的东西,别不识相,对你们马家村人,算是网开一面了,你们说说,今年我来收过几次,只不过5次,别的村10次都有,好吧,你们交不起银子可以,但必须统统到我家去做苦役。”那些村民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被叫去做苦役,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村民们哭号着纷纷诉说苦衷,叫喊着没有活路了。白无轩耷着眼皮,说:“活不下去就跳河啊,河里又没有盖子,周围的河多的是,去死吧!”村民们黑压压一片跪在地上,对天哭诉:“老天爷呀,你睁眼看看吧,白无轩把我们逼上绝路,我们只能跳河去死了!”说着各自朝河边走去。

这时,杜奇伟“腾”地从小山坡上跳下来,把从山上捡来的石块一一分发给村民:“石块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把它揣在怀里,不怕你们沉不到河底!”村民们怔怔地望了望杜奇伟,就拿着石块去跳河,那一潭清澈的小河,几十个人要一下子跳下去死在一起,场景简直让人看了心里发怵。白无轩奸笑道:“这帮穷鬼死了倒也干净,毁了这个村子以后干脆就做养猪场!”他又瞅瞅杜奇伟,疑惑地问:“你这叫花子还真能见风驶舵,图个啥?”

杜奇伟赔笑道:“小人只为事遂人愿,别无它求。”他又从身上摸出一块石块,恭恭敬敬地递给白无轩,说:“大人,我也给你准备了一块,如果哪天你用得上的话……”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白无轩已抬手拍掉石块,气得七窃生烟,怒骂道:“臭叫花子,找死啊你,滚一边去!”

就在此时,村民们已来到河边,一个个纵身跳了下去。杜奇伟说声“不好”,赶紧发出一阵奇怪的哨声,苍蝇“呼”一声,组成一个“河盖”,竟把那些村民一个个从河面上托到岸边。接着,意想不到的怪事发生了:他们个个变得凶神恶煞,手举石块照着白无轩和一帮子家丁劈头盖脑猛砸猛打,还砸碎了红木箱子。白无轩他们怎么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时间被打得狼狈不堪,抱头逃出了马家村。杜奇伟也像怕惹祸缠身似的,跟着溜走了。

白无轩逃回府上,慌乱的心才算镇定下来。他反复琢磨也理不出个头绪。马家村这些向来逆来顺受的村民,怎么跳过河后就敢玩命地反抗呢?堂堂一个横行乡里的财主竟被这群刁民殴打,传出去真丢人啊!于是责令总管家胡德立刻带人去把那些刁民抓来。岂料胡德已吓破了胆,说什么也不敢去马家村了。白无轩气得暴跳如雷:“你这个胆小如鼠的蠢驴,平时养你干啥吃的?看来你也要去跳河,只有这样,你的胆子就会与那帮子刁民一样变大了!”

“大人明理,言之有道啊。”杜奇伟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眼前,递上石块,“看来小人的这些石块还真能派上大用场。”白无轩正在气头上,便命令胡德拿着石块去门前河里了断。胡德哪敢不从,接过石块去跳河了。白无轩为了发泄心里的烦闷和不快,便拿着长剑在后花园里一阵乱舞。大约半个时辰后,他回到客厅问家丁胡德去跳河了没有,家丁吞吞吐吐地回答:“报告老爷,他……跳到河里又被苍蝇铸成的‘河盖’托上岸了。”“那他的胆子变了没有?”“变了,变得很大很大。”“那他去马家村抓刁民了没有?”“他没去抓刁民,倒是抓了老爷您的……”“抓我什么了?”“这个胡德,他抓了您的夫人……带您夫人一起私奔了。”

原来,胡德早已和白无轩的老婆暗地私通勾搭成奸,刚才被白无轩逼着去跳河,跳下去又被“蝇盖”托上岸来。这一下他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变得凶巴巴的,手握石块闯进了白无轩老婆的房里,逼她收拾细软跟他出逃,对拦他的人挥石就砸……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白无轩瘫坐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傻愣了半天,轻声长叹道:“看来我也该拿着石块去跳河了,这还真被这个臭叫花子说中了。”

白无轩接过杜奇伟递上的石块,扔到地上,“我不要一块石块跳到河里被托上来的,给我三块份量重一点的。”杜奇伟又摸出两块石块递上,“这下保准你跳下去不会被‘蝇盖’托上来了,一路走好啊。”白无轩拿过三块石块,疾步奔向河去,众家丁一看主人想死,纷纷前来阻拦劝说,白无轩却把眼一瞪,扬了扬手里的石块,怒喝道:“你们谁再拦我,我就砸死谁!”杜奇伟等众家丁战战兢兢跟在后面,眼看着大财主跳到了河里,不一会儿,尸体也浮上了水面。

滨江县财主的死讯传到了府台大人刘坚锋的耳朵里,他抚摸着下巴上的一绺山羊胡须暗笑了几声,然后兔死狐悲地拍案斥道:“堂堂府台大人的一个心腹兄弟,竟然会被一群刁民迫害致死,成何体统,来人呀,这桩命案本大人要亲自查办!”他带领近百名衙役马不停蹄地赶往滨江县,名义上查办命案,实则是来抢夺白无轩遗下的财物。身为府台大人的刘坚锋虽然是白无轩背后的强大靠山,但两人都因争抢扣压搜刮的民财积怨甚深。把白无轩的遗财悉数装上车后,刘坚锋转到河边白无轩已被捞上岸的尸体旁,幸灾乐祸地抚须讥笑道:“万贯家财,能带到棺材里去享用吗?”忽地,河边泛起涟漪,随着一阵风沙卷起,把刘坚锋给裹住了,躺着的尸体摇晃着慢慢坐起又躺下了……片刻工夫,刘坚锋抖落官服上的沙尘,神色更加得意:“是你家的财物,带进棺材还是你的,你就到阴曹地府里去慢慢享用吧。”

衙役奉刘坚锋之命装殓白无轩的尸体时,发现尸体的脸部被石块砸得面目全非,衙役知道白无轩是拿着石块跳河自杀的,可他为什么要砸烂脸面呢?刘坚锋冷笑道:“大概是自觉作恶无数,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吧!”

他以谋害白无轩的罪名逮捕了杜奇伟,下令绑上三块石块将其扔到河里。谁知杜奇伟的身子尚未被抬到河边,苍蝇已形成一股旋风,把杜奇伟的身子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乍一看就像个庞大的蝇团。刘坚锋忙命众衙役驱赶苍蝇,众衙役哪敢怠慢,挥舞兵器乱拍乱砍,待到苍蝇散尽,哪里还有裹在蝇团里的杜奇伟!有的只是地上无数死蝇,刘坚锋又命衙役把死蝇烧成灰烬。

吞噬大笔钱财,除掉心腹之患后,刘坚锋又发淫威,命众衙役血洗马家村。村民们尝到了上次反抗的甜头,再也不愿做忍辱含屈的顺民,个个操起棍棒、菜刀,誓死保卫家园。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官兵的对手,只抵抗了片刻工夫便败回村里。

眼看村民就要无辜遭殃,官兵正气势汹汹杀向村里,突然眼前冲出一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有人惊呼:“野猪!”只见从草丛中、茅舍后嚓嚓地窜出一头头牛犊似的野猪,见人就撞,用獠牙刺,用脚踩,吓得官兵四处散逃,个个脸色煞白。刘坚锋坐在大轿上,掀帘一瞅,忙走出轿来,气急败坏地骂道:“笨蛋,那不是野猪,是聚成野猪似的苍蝇,快用剑刺用刀砍用手拍!”他明白杜奇伟还活着,卷土重来了,咒道:“臭叫花子,本官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可那些官兵极不争气,个个畏缩不前,谁也不愿打头阵。刘坚锋情急之下,以府台大人的名义许下重诺:抓获凶手臭叫花子者,赏金百两。官兵这才凶残地在村里搜索起来。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忽然,茅舍顶上响起一阵大笑,杜奇伟站起身来冲官兵喊道:“你们这些饭桶,真是白长了一个脑袋,你们知道在给谁卖命吗?这个府台大人才是真正的凶手,看我揭开他的真面目!”他猛一挥大手,发出一阵奇怪的哨声,成千上万只苍蝇急速飞来,这次它们没有变成野猪状,而是形成了一只只手,扑向刘坚锋的脸,他本能地想用手驱赶,可是不行,苍蝇太多了,有的钻进他的鼻孔,耳朵和嘴巴,恶心得他直想吐,最后苍蝇形成了有力的巨手,慢慢地从他的脸上剥下一张皮膜来。众人再看那被剥掉皮的脸,天哪!这哪里是府台大人刘坚锋,分明是跳河死了的白无轩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的原委还要从杜奇伟的神奇苍蝇说起。多年前,杜奇伟原本是个前程似锦的秀才,却不料祸从天降,祖传田园被白无轩霸占,父母含屈而亡,他也被迫逃进山里,面对凄凄荒草,杂乱的山石和穿梭在树林中的苍蝇,他万念俱灰,决意一死了之。他不想投河也不愿跳崖,就准备躺在地上静静地饿死去喂苍蝇。刚躺下时,他意识模糊,精神萎靡,可当无数只苍蝇叮在他身上时,觉得像有一股子强烈的清醒剂洒进了大脑,一激灵,眼前顿时一亮,胸中涌出了豪气,猛地一挺身坐起来,苍蝇飞走了。

他跳起身,热血沸腾,脑海中不断地闪出两个字:复仇!然而,他毕竟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懂些韬略,便没有草率行事,这些苍蝇的奇效令他暗暗吃惊。他潜心研究,终于渐渐地悟出这些苍蝇可能是沐浴天地和日月精华,历经了风雪雨霜的千锤百炼,孕育出了刚毅、叛逆的灵性。苍蝇接触人体后,其灵性的气息会渗入人的穴道,浸蚀大脑各个神经气管,从而刺激人的意识,激发起被压抑住的反抗潜能。虽然那些神奇的苍蝇接触每个人后都会产生奇效,但不同人的反应却迥然相异:正直的人是对压迫奋起反抗,而居心叵测的人都会恶欲膨胀,胆大妄为。杜奇伟在山里还研制出了一种能操纵蝇兵蝇将的药面,使苍蝇成了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变幻无常的防身制敌武器。

他深为马家村的村民因长期屈辱地忍受被剥削压迫的欺凌而抱打不平,就想出让他们在跳河时接触苍蝇,从而激起他们反抗意识的计策。之后,杜奇伟再诱使胡德跳河,使他变得色胆包天,明目张胆地拐走白无轩的老婆。而白无轩跳河却另有一番隐情。

原来,白无轩也不是个等闲之辈,他虽把府台大人刘坚锋视作背后强大的靠山,但刘坚锋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白无轩虽然在面子上对他阿谀奉承,唯唯诺诺,但心里却对他恨之入骨,早想把他除掉了。白无轩利用跳河之机,使出封穴假死术,关闭穴道佯装跳河身亡,把刘坚锋骗到身边,再用阴风沙尘障眼法杀死刘坚锋,并毁其容,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了个移身换位,然后自己戴上刘坚锋的面膜,出神入化地替代刘坚锋的府台大人身份。

白无轩机关算尽,自以为天衣无缝,却在对杜奇伟下毒手时露出了马脚:只有白无轩知道要用三块石块跳河才能穿破“蝇盖”而被淹死,但对此一无所知的刘坚锋却特意下令用三块石块绑在杜奇伟身上。

杜奇伟识破白无轩移身换位的伎俩,巧施苍蝇隐身术从刑场脱身后,料定白无轩必然会去马家村报复,就早早地埋伏在村中,待官兵杀入村里时,他运功召唤苍蝇变成野猪窜了出来,“野猪”杀向官兵,被白无轩识破后,他干脆将苍蝇变成巨手,揭掉了白无轩的假面具。

白无轩的阴谋败露后,官兵们不愿再为假主子卖命了,而要为主子报仇,捉拿白无轩。白无轩暗叫不好,便策马逃命。刚到村口,苍蝇已变成一柄长剑,直刺他的咽喉,白无轩吓得滚落马下,官兵一拥而上把他绑了起来,为防他再施封穴假死术,愤怒的官兵和村民立刻挖了一个坑,把他活埋在地下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