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石中仙

明朝万历年间,苏州附近有个中石镇每年举办一次斗石会。

今年的斗石大会出了一位奇人,名叫石中仙。石中仙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模样,长身玉立,面容俊秀,颇为气度不凡。他有一手绝招,别人的石头,他先看石头的主人,再看装石头的箱子就能判断优劣。按照他的说法是:石头本是天地所成,是有灵性的,主人也就借了石头的灵性;而主人德行深厚,石头也能借了主人的正气越发出彩。所谓石养人,人养石。

今天最后一场要决出一个石魁,场内二十余人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石中仙自然不肯错过这出好戏,他早早来到大厅。参加评选的行家已经下场,挨着一块块石头品评下来,眼看就分出了胜负。最后又来问过石中仙,他只微笑颔首。眼看着大局已定,众人已无异议,正要宣布今年的石魁,却见石中仙猛然站起身来,双目炯炯,向大厅角落一指,叫道:“这人怀中的石头,才是今年的石魁。”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大厅里溜进来一个老乞丐,只见他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双手抱在胸前,哆哆嗦嗦,哪里像藏石的名家。他见众人都望过来,竟然吓得痴痴呆呆,话都答不上来了。管事的皱着眉头命人上来轰他出去,却被石中仙一把拦住。

石中仙笑道:“也是该着大家有眼福,今天能见到这块天下奇石,若是把人撵出去,可不要后悔哟。”众人哄笑道:“就他,能有奇石?快拿来上眼吧。”

石中仙不慌不忙,走到老乞丐面前,一躬到地,说道:“老人家,给晚辈些许薄面,把石头给我们开开眼吧。”

老乞丐突然流下两行浊泪,叹道:“这奇石已死,非是我不肯拿出来。”

这时,有人突然叫道:“原来是他,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石疯子!”

众人恍然大悟,才知石中仙所言非虚。这老乞丐身上确有奇石,不过都只是耳闻,从没人见过。老乞丐见石中仙坚持,只好从怀里掏出一个破布包,放在石中仙的手中。

石中仙的眼睛一亮,他双手捧着破布包放在八仙桌上,层层打开,里面果然有块不起眼的浅灰色石头。众人窃窃私语,只管猜测这石头的奇异之处。石中仙却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惊道:“这奇石灵气全无,怎么会这样?”

原来这个老乞丐名叫石大福,本来是一个秀才,二十几岁时也曾赴京赶考,落第后就一路游玩,一路往老家走。这一日行到山东地界,眼看着天色将晚,他想找个人家休息一下。这时路边传来一阵惊呼,“有鬼!”石大福是个胆大的,寻声而去,只见一群孩童正围着一物乱嚷。有人说:“一把火烧了这鬼头!”

石大福上前细看那物,原来是块拳头大小的灰石头,半面长满白发,遮着半张脸,如鬼面一般。那些孩子有人打火镰,有人收集干草把灰石头放上去。

不知为何石大福只觉得不妥,上前劝了,又翻出一些铜钱给他们买些糖果,算是哄走这些小家伙。石大福拿起石头细看,只见那一根根白发如真人毛发一般,生得均匀,不由得称奇不止。他拿着石头边走边看,就没看路,不小心撞到一人身上,那人怒道:“这后生走路不长眼睛!”石大福慌忙道歉,不想却被那人劈面拉住。他细看面前那人,原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翁,衣冠整洁,是个乡绅打扮。这老翁不知为什么只拉着石大福不放,脚不沾地带回家去。

石大福不明就理,落了座还是满头雾水。老者这才说道:“老朽姓安,是这个庄的庄主,现在有事相求,请先生一定答应。”石大福更奇了,自己身无长物,手无缚鸡之力,哪里帮得了人家。

再问安老庄主,他吞吞吐吐半天才回答道:“先生若把手中这块石头让于老朽,老朽愿出黄金百两。”石大福闻言吓得差点把石头给扔地上,好在安老庄主手疾眼快接到手中。石大福就不明白了,这样一块不起眼的石头竟然价抵黄金,难道有什么说道不成?

这边安老庄主已经命人摆下酒菜,二人入座边喝边聊。这一聊不打紧,另一片天地在石大福面前展开了。石大福生平头一次听说原来这石头还有这么多讲究。就拿他无意捡到的这块来说吧,叫生发石,是难得的稀罕物。石大福把生发石向安老庄主面前一推,说道:“这石头就送与庄主了,我要拜师,学藏石。”安老庄主直乐得眉开眼笑。

从那日起石大福就对石头着了迷,他住在安家庄,每日跟着安庄主谈石头,看石头,自得其乐。其实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庄主有个独生女儿叫韵娘,生得十分美貌,性情又好,跟石大福四目传情,都动了心思。安庄主顺水推舟,把石大福招了上门女婿,从此一家人其乐融融。

转眼五年过去了,安老庄主早已过世。石大福已经对藏石几近痴迷,偌大的家产几乎都换成石头了。韵娘虽然偶有怨言,可是因为对石大福情深意重,所以每次劝阻都是不了了之,依然陪着他赏石玩石安享清贫。

这天石家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这人叫林荫道,是韵娘的姨表兄,从小一起长大的,韵娘一嫁给石大福后,他出去游玩,一直未归。

韵娘乍见表兄喜不自胜,亲自下厨待客,石大福陪着林荫道在院里小酌。石大福三句话不离石头,想不到林荫道也不示弱,娓娓道来,还真是一个行家。石大福不由称奇,问道:“林兄,记得当年岳父大人常因你不喜欢玩石而生气,怎么他老人家过世了,你倒好起这个来了?”

林荫道微笑不答,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红绸袋,规规矩矩放在桌上,用手示意石大福打开。石大福刚听林荫道一席谈,已经猜到他一定有宝贝,这一急手都有点哆嗦了,可是打开口袋后,他却大失所望,里面只有一块扁平的灰色的石头。石大福拿过灰石头仔细看过,不由得狐疑。藏石要求或形奇,或纹理特殊,或材质稀有,可这块灰石头,形状丑陋,色泽暗淡,几乎辨不出纹理,瞧材质也不见异样。

林荫道见关子卖得差不多了,这才抬手叫石大福拿酒来。石大福恭恭敬敬在林荫道面前斟满杯,且看他如何行事。林荫道端起酒杯,把酒尽数倒入口中,却不下咽,而是用力向石头上一喷。这可不要紧,灰石头好像一下子得了仙气,瞬间焕发出光彩来。灰土土的颜色一下都不见了,变成透亮的白,白底上还隐隐出现一幅水墨山水画,远山小桥流水人家,错落有致,美不胜收。

就在石大福眼睹都瞪圆了,说不出话的时候,林荫道不慌不忙又喷上一口酒。这口酒落下去,刹那间石头上万点桃花开,灼灼其华,耀人二目。

第三口酒下去,石头通体变红,像一颗血红的心,光彩莹莹,放在手中隐隐觉出一些灼热。石阚生早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吞下口水问道:“林兄,何处得来此物?可否转让愚弟?”

林荫道摇头不语,自斟自饮起来。

从那天起,石大福就打起灰石头的主意来,他死活不放林荫道离开,每天陪他吃喝玩乐,只求尽兴。转眼半年有余,两人月夜对饮,林荫道不由得叹息道:“老弟,玩石头的人我也见得不少了,像你这般痴的可是少见。这样吧,我开出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这石头就让给你。”

石大福闻言大喜,恨不得跪下给林荫道磕头,连连说道:“林兄只管吩咐,没有小弟不答应的。”

林荫道反倒压低了头,沉吟片刻才咬牙说出两个字:“韵娘。”

石大福只觉得头轰的一下,他恍然大悟。原来林荫道早就喜欢韵娘了,可是安老庄主因为他不喜欢石头,才把韵娘嫁给石大福,想不到他还不死心,花五年的时间淘来宝贝另有所图。

石大福心里是翻江倒海,他跟韵娘一起生活有五年了,两人感情甚笃,相敬相爱。如今用韵娘去换一块石头,这事他实在做不出来。石大福下定决心,刚要拒绝,却见林荫道笑吟吟地摆手让他进屋。

房中没有掌灯,窗子紧闭,林荫道进门后随手把门一关,竟然伸手不见五指。石大福刚要去摸油灯,眼前忽的一亮,隐隐有一些微光乍现,只见那光越来越亮,最后变成一团火焰跳跃在林荫道的手心中。石大福的眼都直了,不用说他也知道,这又是那块灰石头。

林荫道看时机差不多了,把灰石头向怀里一收,打开门大步向外走去。石大福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向头上涌,脱口而出:“我换!”

出乎石大福的意料,韵娘没有哭闹,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夜。这一夜石大福一直站在窗外,他把那块石头握在手心里,心潮起伏,一时恨不能冲进房中跪在韵娘面前认错,可刚走到门前,手中的奇石又让他寸步难行。他不停地告诫自己,这块奇石只怕今生难寻第二块了,他实在不愿意跟它失之交臂。第二天一早,韵娘自己走出屋门,上了林荫道的马车,安安静静地离开了。石大福躲在小路口偷着瞧着韵娘的身影越来越远,手心里的灰石头被他攥得越来越烫手。

石大福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推开房门,就愣住了,原来韵娘这一夜是在准备他过冬的衣服。石大福只觉得心被撕裂般的疼痛起来,他狂奔着一路追去。早就没了林荫道和韵娘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从那天起石大福对奇石再也提不起兴致。直到一日,有老友来访,一再要求见识一下,他才勉强拿出奇石。可是一口酒喷下,石头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心一沉,难道是林荫道骗了自己,再细看宝石,这些纹理几乎都是刻在他的心里的,怎么也不会错。石大福不甘心,遍求医奇石的方法,以至散尽家中藏石,可这块奇石还是死了。而韵娘和林荫道竟然从人世消失一般,再没人见他们的踪迹。

众人听罢唏嘘不止,有人叹石疯子的痴,有人叹石疯子的绝情。石中仙眉头紧锁,沉思不语。石大福抹了一把老泪,这才对石中仙说道:“我看小哥儿是有灵性的人,也许能救了我的奇石。”

石中仙说道:“这块石头名叫藏心石,是由四层物质层层包裹形成的,所以遇酒后会有不同的变化,在黑暗中还会发光。它奇就奇在每层物质都包得均匀,最后竟不露声色。可惜了……要说也不是没有救它的办法,不过是碰运气。”

石大福一听急了,忙道:“碰运气我也干,我认了,小哥儿快说。”

石中仙说道:“这石头的灵气采自天地,如果回到它最初的地方,可能会起死复生。”

石大福摇头道:“这石头辗转而来,经了多少人的手,哪里知道它出自何处?”众人皆摇头说无法。

石中仙拿起宝石,向正东方向走了几步,把石头拢进袖中,探头进去细看,又转身向南……如此四个方位走了一遍。这才回身对石大福道:“你只往东南方向去吧,如果奇石在夜里微微发光,就是你走对地方了,越近奇石越亮,至于能不能最终找到石头的原籍,就看你和它的缘分了。”

石大福不敢耽搁,连夜上路,向着东南方向而去。走了有月余,夜里奇石的光芒渐强,他不由心喜,走得有了力气。

这一日他住进一家客栈,半夜突然被一阵强光惊醒,再看光芒竟然来自自己的怀里,石大福一阵狂喜,他知道,自己就快找到奇石的原产地了。他连夜起程,一直走到天光大亮,此时奇石的光芒不但不减,反而更强,就是林荫道把奇石给他展示时,也没有如此强的光。石大福又狂奔数里,却发现奇石的光似减弱下来,于是他又折回头,走到奇石光芒最强处,举目一看,已走到一个庄园外面,他急忙上前敲门。

这家人姓卢,是个好客的,见石大福风尘仆仆,忙迎进门来。石大福不管不顾,只嚷着要酒。那家人也不以为怪,真的送来一坛上好女儿红。石大福把酒含在口中,向石上一喷。第一口,惊现小桥流水。第二口,万点桃花开。石大福哭倒在地,泣道:“苍天有眼,我的石头活了!”

卢家人看得目瞪口呆,忙扶石大福起来细问,听罢经过,也是感慨万千。

这时卢少庄主上前见礼道:“我看老人家是个奇人,也许能帮上小生些忙。”

石大福此时心情大好,忙问:“少庄主有何吩咐?只管讲来。”

原来卢家收藏着一块奇石。这石足有真人大小,大约也是个人形。此石有三奇:一奇为轻,可浮于水上;二奇为冷热自变,盛夏时通体清凉,寒冬时触之温暖;三奇为能人语。可是三日前奇石突然不见了,卢家上下找了一个遍,只是没有。

石大福略一沉吟,抬腿就往后院而去。卢家人也不阻拦,随着他里外看过。

此时正是数九,刚下过一场大雪,满院子都是银装素裹,煞是好看。后园中有棵老树,约有百年龄,树冠也有数丈,奇怪的是树下丈余处,寸雪不着。石大福看在眼中,有了主意,叫下人拿来铁锹动手就挖。

卢家人都来看稀奇,卢少庄主上前问道:“先生要挖什么?”

石大福道:“石人就藏身此处,因寒冬时它体热,所以地表的雪都融化了,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说话间下人已挖了有一米多深,众人只觉得一股青烟扑面,石大福叫道:“不好!又给它遁了。”说完疾步追去。

远远见青烟落入后院的一间屋内,石大福也不管不顾,掀门帘就进,只吓得丫环仆妇急急躲闪。石大福定神细看,这屋里不像有藏身之处,只是墙角有一排地火龙,散着热气。石大福大步上前,稳稳坐下,命人上茶。

他这里气定神闲,那里石人可是受了苦,捱不过两个时辰,石人终于现身了。

石大福仔细观瞧,这石人只是大约一个人形,五官模糊,若无这三奇,也只是平平。卢少庄主命人把石人带到花厅,又着人布了酒菜。石大福坐在主座,石人就放在他的身畔。此时室内围了火炉,暖意融融,身边的石人送来阵阵清爽,好不惬意。

石大福喝了一口酒,这才对卢少庄主道:“石人三奇,我见识了一奇。水上漂便也罢了,只是不知怎么叫石人开口呢?”

卢少庄主摇头道:“这个我可不知,从来只是运气,它高兴开口就开口了,不想说的话,怎么也不会说。”

石大福转身郑重向石人一揖道:“石疯子有情有义前来会石人,望石人成全。”

那石人的脸上突然落下两排珠泪,不见唇动,只听语响:“石不能言最可人。”

“哈哈哈!”石大福像疯了一般,大叫大笑起来.:“石不能言最可人,好!这是我平生最爱的一句,我一定要得到你,不惜任何代价。”

石大福最后跟卢少庄主达成协议,用他的奇石交换石人。一天后,他带着石人启程回家了。一路上他悉心呵护,石人安然无恙,眼看着再过一条河就要到家了。

不巧的是,此时正值大汛,平时丈余宽的小河波浪汹涌,吓得船家无人敢渡。石大福急着回家,央了半天才找到个不怕死的船老大,带着石人就上了船。船行至中途,一个大浪过来,歪了两歪就扣向河底,船老大水性好,抓挠着自己逃生去了。留下个石大福,手脚并用还直往下沉。正在这时,突然他觉得有一物漂在身边,慌乱中忙爬上去,定睛再瞧,原来是那石人。它入水不沉,正好救了石大福的命。不知过了多久,石大福的脚踏上了土地,他体力不支,昏倒在地。

石大福醒来时,却见守在身边的却是石中仙,不由得心惊,忙问,“石人何在?”

石中仙怒道:“父亲,事已至此,你还念念不忘你的石头!”

石大福惊道:“你叫我什么?父亲?”

石中仙说道“当年娘被你换石头时已有身孕,林伯父把我养大,并告诉我这一切,他说深悔当年害了娘,想要赎罪。我知道你一定会去斗石会,才去那里等你,只为了把你带到娘身边。庄主也是林伯父的朋友,让你帮忙找石人,只是为了引起你的兴趣。”

石大福闻言心中大恸,哭道:“韵娘,是我负你。”说罢一把拉住石中仙,追问道:“你娘在哪里?让我见她一面。”

石中仙点头道:“好,我就带你去见娘。”

二人来到院中,却见石人横在地上。石大福不解的问道:“你娘在哪里?”

石中仙不由得泪流满面,哽咽道:“这个石人就是一个石棺,里面是我娘的尸骨。娘临终时说,父亲爱她终抵不过爱一块石头,她若死了,就葬在石棺内,也做一块石头。林伯父这才走遍天下选到块奇石,盛夏时通体清凉,寒冬时触之温暖,又奇轻能浮于水上,找人刻成人形,也算成全了娘的当一石人的心愿。果然,你肯换她回去了,娘您如愿了……”

石大福听得痴了一般,摇了几下扑倒在石棺之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