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接风
时间:03-02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一

  小米妈刚把被子抱出来放上晾绳就看到小米慌慌忙忙跑进来脸上还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喜悦透着一股子神秘。

  “妈妈你听说没西安的二舅姥爷又要来了”小米掩饰不住激动尽量压低声音靠着她妈的耳边说。

  最近下了将近一个月的雨眼看着这两天天有点放晴的意思小米妈赶紧把放潮了的衣服被子都拿出来照照日影儿。听到小米这么说小米妈皱了下眉头用手拍着很久没见到太阳的被子抱怨到“怎么又来了。都快六十了一点不安生。抽烟喝酒吸大麻弄到现在无儿无女不说连老婆怕是都跑了连自家的姐妹都没有待见他的还好意思回来”说完小米妈扶了扶被子转身进屋去了。

  “妈你也不能这么说。他年轻时全家都迁去西安现在年龄大了自然想看看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落叶归根嘛”小米跟着她妈往屋里走边走边说看他妈停在床前也就站在旁边。

  小米妈边点着衣服边说到“哼什么落叶归根。好好一个人一点都不正干有点钱就知道抽烟喝酒出去惹事闯了祸都是你外公给摆平的现在是一无所有还整天整得跟自己多大的能耐似的。我最看不起了。”小米妈越说越气愤一件衬衫叠了两次都还没叠好。

  小米说“哎呀妈我们也不吃亏不是他每次来多少给我们还是有点表示的上次我不在家听说最后他走的时候不是每人给了一百块吗”

  小米妈听说就更生气了“还说呢他哪次来不是住你外婆外公那吃喝是不要钱呐啊一百块走的时候不带东西是吧我和你姨妈们加起来一共五家哪次不是轮着请客一遍啊。还一百块那够干啥你那个大舅姥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怕老婆怕的跟什么似的。本来兄弟回家探亲最该是他来接待了。每次一问他都说你舅奶奶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活该是一辈子的窝囊废”小米一看他妈这么生气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出门想他的一百块去了。小米想上次舅老爷来自己没赶上这次在家可得把这亏给补回来。

  二

  院子里一帮孩子聚在起玩牌三顺儿边摸着牌边就聊开了“哎我跟你们说阿婆这两天正在家怄气呢”小米接上茬问“啥事怄气啊”

  “还不是那西安的二舅姥要来的事吗阿婆这次不想留他可我们那没用的大舅姥爷又哭又闹说舅奶奶不喜欢他不让他住她们家。这不阿婆看着她兄弟那没出息的样想想她弟媳妇的嚣张又是伤心又是生气。铁了心说这次就是不行爱谁去接谁去她是不会管了。到现在舅老爷马上就来了阿婆就是吵吵着不见他呢”三顺儿说完甩了张梅花五。

  “呦那可不行这亲戚马上就到了没人接岂不是难看”小米马上展现出他的担忧这样不行啊似乎那一百块就打了水漂。

  “对啊就是说啊不知道这些大人怎么想的。你说这二舅姥多少年才来一回啥事大不了的非得弄成这样。要是我啊来尽管来包吃包住随便玩还管什么谁接谁不接的大人就是斤斤计较小气”三顺儿一番话说得甚是畅快自己也得意得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话表示认同。

  “就是”小米也赞同三顺儿的话。

  三顺儿是小米三姨家的丫头虽说三姨总是花大钱培养她唱歌跳舞弹钢琴想让她文静点奈何这丫头就是对武侠功夫那套男孩子的东西感兴趣整天不是打打杀杀就是打抱不平。三姨自己做点小生意这两年又发了点财三顺儿更是展现出财大气粗的架势来经常性的打抱不平和乐善好施使得这附近的孩子没有不服她的。一听到顺儿姐的名字附近的孩子都赞不绝口“顺儿姐够义气”

  四毛就是看不惯三顺儿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劲儿甩着牌尖声尖气地说“那这样可正好这接待的事就你三顺儿来就行了。我待会儿去跟阿婆说让她也别怄气了这事有人管了。回家呢也告诉我妈别瞎忙了多大点子事就三顺儿家全权负责就行。”四毛是小米四姨家的丫头跟三顺儿同年从小就一直不服气三顺儿做她姐三顺儿有啥事她都跟三顺儿对着干。做人呢跟她妈一样小小气气。

  三顺儿一听也没再犹豫地说“行这事就我办。我回头跟我妈说让她去接二舅姥什么大不了的。来出牌啊”

  三

  这天是要下雨啊太阳刚出了两天乌云又堆了起来。

  院子里五家的孩子都到了聚在一起打打闹闹。小米妈挨着小米四姨五姨一起坐对这个令人讨厌的二舅再进行一番讨论顺便对这次大舅竟然同意接待二舅做了一番推论。

  小米妈最先开始“这次舅妈竟然同意他过去住了真是难得大舅这么多年难得这次有面子”

  小米四姨也说“可不是也不知道这次舅妈怎么就想通了呢按理说二舅该是他们接待回家就是要找亲兄弟总住在堂姐家算什么也不怪这次妈这么生气。都嫁过来这么些年了还得给娘家的擦屁股还得看儿媳妇的脸色。”

  小米五姨嫁得远不经常回来性子直这次回来正好赶上这事也是巧。“你说这次二舅会不会把二舅妈带回来”

  小米妈又说道“还二舅妈呢估计早就跟别人跑了不然这么多年怎么也不跟回来看看”

  那边大人们讨论着孩子们这边就数三顺儿最神气。三顺儿本来答应了四毛去跟她妈说接待的事一想她妈可能又会骂她一点子小屁孩什么事都想管就头疼。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一说没想到她妈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虽然很惊讶但三顺儿还是觉得是自己说服了她妈才解决了亲戚的接待问题不由得骄傲起来。

  “我跟你们说我妈说了这次我们家负责接送和请吃饭你们都不要担心了要不是我苦口婆心的劝我妈你们今天能这么开心吗”三顺儿迫不及待地想晒晒她的功绩好向这帮小屁孩证明自己有多厉害。

  四毛第一个不服尖声尖气地说“我妈也说了我们家负责出酒。就是上次人家送的好几千一瓶的呢”

  三顺儿总是以大姐的身份自居向来认为拌嘴吵架的事也实在不符合她的身份便也没说什么。

  天快黑了顺儿妈要开着大车去接她二舅顺儿爸立刻发火非要顺儿妈开新买的小轿车去。顺儿妈拗不过换了车才出发。这边的大人小孩一律先到定好的酒店去。

  四

  客人是接来了亲人见面一阵寒暄

  大家激动的往里走看看老板安排的房间太小顺儿爸立刻发火让老板摆最大的桌子来。老板说大桌子收起来了包间已经准备好了挤挤还是可以的。顺儿爸表示坚决不行说“我们这么多人又有客人不能将就可以等一会但是要换大的包间”老板看是常客又不好拒绝便赶紧去安排了。

   好不容易落了座小米外公坐首位右边的阿婆还是不太高兴。小米妈跟着小米三姨四姨五姨靠着阿婆坐在一起左手边是大舅姥、二舅姥紧跟着三顺儿爸。

  顺儿爸先开了口“二舅你这次来怎么不早说你早说我就让我的朋友去接你了舅你不知道就这黄汤城就没有我不认识的人”顺儿爸这次可了劲儿的激动平时钱都是媳妇挣不仅从不体贴还自己在外面吃喝认兄弟早就不招人待见顺儿妈从不给他好脸色看。但就一点一有外人在顺儿妈就不太说什么算是给他三分脸面。每当这时就是顺儿爸最能体现他“一家之主”的时候了顺儿爸话一说完就嚷嚷地训斥顺儿妈怎么定了这么个酒店一点都不够档次嫌热让顺儿妈把空调再调低一点。顺儿妈果然没说什么白了他一眼就去调温度了。顺儿爸更得意了。

  老板动作还挺快说话间就上了几个凉盘进来招呼时顺便说了句外面又下雨了。四毛瞥了她妈一眼示意她把酒拿出来。四毛妈抱出个盒子想打开被顺儿爸立刻接了过去。顺儿爸仔细端详了一下装酒的盒子一看是某某品牌私人定制笑容就堆上了脸。一边拆包装盒一边对他二舅说“舅俺们知道你会喝酒说你一次能喝半斤多呐正好老爸也能喝大舅也还行今天这酒不错舅难得来一次也没啥好孝敬的今天我就陪你们喝个够”客人听着也特别开心欢心地看着顺儿爸给他倒酒。

  孩子们聚在一起都在说等会儿打牌的事情。菜已经摆满了桌子顺儿爸端起酒杯对着他二舅说“来二舅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就先干为敬了”说完一仰脖半杯还没下肚就转身吐了出来。嚷嚷道“这什么酒这么难喝假的吧还私人定制”听到顺儿爸真么一说几个老人当即色变把手里的酒杯放下。顺儿爸重新拿过酒瓶仔细端详这不果然和包装盒上的不一样当即抬头看着四毛妈说“你拿这什么酒假的吧你说二舅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怎么还整这一出呢。”四毛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推脱说谁也没动过那瓶酒那酒是本来就被装在那盒子里的。顺儿爸立刻抬高音量表示不可能“不信你自己看这酒瓶明明和包装盒不一样平时你就小气那么贵的酒怎么可能舍得拿出来一定是后来拿酒装进去的吧。”顺儿爸毫不留情的揭穿使得场面变得十分尴尬吃菜的孩子们也都停下了筷子看着大人不知该如何是好。顺儿妈赶紧打圆场“老四又不是傻怎么可能给你们喝假酒不可能假的你放心大胆的喝爸、二舅、大舅都放心这酒我知道假不了”顺儿爸一看媳妇开口没再说什么只是要三顺儿去拿一箱啤酒准备改喝啤酒。

  顺儿爸倒上啤酒又是敬了一番这饭局才正式开始了。轮到这边女眷敬酒从小米妈开始小米妈端起酒杯说“二舅这么多年不见了这次怎么舅妈没跟你来啊我们也好久没看到舅妈了呢想得慌怎么就不一起过来呢”客人端着酒杯里面还是起先倒的白酒回答道“你舅妈本来想来的可是这些天不是很舒服就没跟过来了下次一定让她过来。”

  小米妈还想再问严不严重被顺儿妈用肘子捣了一下便停住话头喝了酒坐下了。

  接着顺儿妈站起来说“二舅你看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这么年轻看看我们都老了”顺儿妈一个老字刚说完顺儿爸立刻就睁大眼睛音量都要震破耳膜了“放屁你怎么能在你舅面前说你老了啊你再老在你舅面前也是小孩说什么屁话”顺儿妈盯了他一眼什么没说让了几句多吃点菜就坐下来了顺儿爸立刻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做对了事情吩咐三顺儿倒酒。

  这次轮到远嫁的小米五姨敬酒。顺儿爸本来最不喜欢就是小米五姨家小米五姨人长得漂亮能干非找了个比他矮还一贫如洗的丈夫这让顺儿爸很是看不起背地里还是当面都叫他们“武大郎”。不过这些年五姨一家搞特色农业赚了不少钱顺儿爸才不像以前那样近来多有点收敛。这不当小米五姨说“我记得舅最喜欢吃黄瓜了今年我们家种了很多听说舅来我们家那口子非要我多带一点来给你。说是自家种的水黄瓜纯绿色比外面卖的要好。我也不会说话我就干了啊”顺儿爸竟然只咕哝了一句“谁稀罕你的黄瓜。”就停嘴了。

  又是没吃几口顺儿爸发现面前的盘子里总有水蹦出来抬头一看天花板湿了一大块正往下滴水呢这可了不得顺儿爸立刻叫来老板用震破鼓膜的声音训斥了一番直到老板说出等会结账的时候少算钱顺儿爸才罢休。

  孩子们永远是吃不完一场席的吃着吃着大概饱了就都去旁边的桌子打扑克了。桌上只剩下小米和三顺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了。外面雨越下越大屋子里大人们继续寒暄喝完了酒的都点上了烟。小米和三顺儿因为懂规矩不能下饭桌就那么干坐着。空调的温度还是调不了闷热的天阴沉的雨聒噪的人这接风宴是终于吃完了

  五

  大家冒着雨上了车四毛妈想起她的酒还没拿就让小米去拿。小米回到刚刚吃饭的包间那瓶几千块的私人定制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喝到啤酒瓶倒是空了不少。没人的包厢闷热夹杂着烟味漏水的天花板水滴随着雨势越大变得越来越大滴到盘子边上啪啪响。小米有点后悔期待二舅姥来了。

  小米刚回到车上顺儿爸就把车发动了。孩子们还是有他们自己的玩乐。顺儿爸体贴地问了句“二舅啥时候走你一句话我保证给你送到车站买好票。你不知道这黄汤镇就没有我不认识的人”客人赶紧答话“那好啊我十号走你看”客人这边话还没说完三顺儿爸立刻就接上了“行舅你走这事就包我身上你就放心吧这几天你就在大舅家好好休息到时候我一定给你整的规规矩矩”客人连说几个那就好便不再说什么了。到了三顺儿家小米妈她们跟着三顺儿妈下了车三顺爸继续把客人送回家。

  车刚发动离开三顺儿就忍不住说了“妈四姨就会干那事都好几次了每次都说拿酒每次都把便宜的酒瓶放在贵的盒子里真是的”小米妈接着说“还说呢就你爸一直嚷嚷说是假酒弄得本来能喝的几个人都不敢喝了。”

  小米拉着她妈催她赶紧回家。小米妈还想说什么也停住了话头不说了。小米的一百块没了也不再关心这事儿了。

  过了好久小米才想起来问她妈二舅姥走没走小米妈不耐烦这消息也就没了下文。但是总之接风是完成了。

广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