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卧底女警
时间:03-07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1

莫等等决定当卧底纯粹是个意外。

那时她刚从警校毕业,踌躇满志,正准备大杀四方。但上头对她的成绩不满意,轻描淡写地将她分到资料室。

她在阴暗的资料室内待了八个小时,心情极其郁闷,又再次接到前男友的分手提醒,已呈暴走状态。

结果连公交车都欺负她,靠站却不停车,忽略了她扬长而去。

莫等等怨气冲天,拔腿追了公交车五分多钟,终于成功拦下这辆势利眼的公交车。司机师傅连声道歉:“最后一班了,急着下班,我没注意看站台。”

车上只有一个乘客,他淡淡扫了“飞毛腿”莫等等一眼,继续转头看向夜间空旷的大街。

老实忠厚的司机大叔,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唯一一名乘客,没有任何预兆告诉莫等等这辆车有问题。她在位置上打起了瞌睡,直到车子撞破桥栏,势如破竹地冲进江水中,莫等等才悚然惊醒。

老实忠厚的司机大叔已然跳车,安全着陆,车上没有安全锤和任何坚硬的器具,紧闭的车窗和逐渐没顶的江水,一切都说明这是一场谋杀。

而那个文质彬彬的乘客真的很文质彬彬,在巨大冲击力下,他已经晕过去了。

好在莫等等最擅长的便是各种逃生技能,她耐心等待漏入车中的水不再上升,用衣服缠住拳头砸开玻璃,江水涌进来,莫等等逆势游出。

游出去十米多远,良心作祟,她回头看了一眼继续下沉的公交车和困在车里的男子,咬咬牙,游回去费了吃奶的劲把那人拖出来。

待游到岸边,莫等等已精疲力尽,这个路段人烟稀少,还是她自己报的警。

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莫等等试图抢救那名昏迷的男子,大力掌掴他:“喂,不要睡……聊聊天,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挣扎着说出名字:“江蜀道。”

莫等等刚刚喝进去的江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

警局里流传着一句话: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四海安帮的九爷江蜀道是一只斯文狐狸,奸诈狡猾,整个帮会的盈利统统经他的手洗白,不留一点痕迹,是个令人头疼的人物。

不知道现在把他拖到江里溺死算不算犯法?

莫等等没有多余的力气除暴安良,精力透支倒下去之前,她的脑海中唯有一个念头:不能放过这条大鱼。

她死死地抱住江蜀道,这才安心闭上眼睛。

江蜀道的手下赶来时见到的便是这一幕,于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认为莫等等有着至死不渝、不离不弃的高尚品德。

这样的误打误撞,莫等等不去江蜀道身边做卧底,都对不起她在江里游了大半个钟头。

于是被当成救命恩人抬回去之后,莫等等便“先斩后奏”了。

仓促之间,身份、背景统统信口拈来,编出来的职业连莫等等都自惭形秽:“我是个……模特……”

后来局里的人替她完善背景时暴跳如雷:“一米五八的短腿模特,你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卧底吗?”

莫等等不免在心中叹息,少女时代的梦想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嘛。

但彼时,恢复了元气的江蜀道衬衣雪白,眸子清亮,分明睿智不输三国诸葛,却轻易相信了她的话。只是他那上下打量的眼神叫莫等等不自在,于是她心虚地补充:“……三流模特。”

他那双淡漠的眸子好似柔和了一些:“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亏待你的。”便接着问她,“你有什么心愿?我叫人捧红你可好?”

莫等等倒吸一口凉气,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不爱走后门。”

他微微笑了,露出几分欢喜来。

莫等等不免惴惴不安起来,以为江蜀道的话不过是权宜之计。然而等了几日,并不见他派人调查她,上头搞起来的空壳模特公司也没等到客人。

他好似真的是要一心一意报答她这个救命恩人。

周末,她接到他的电话。

“晚上有个饭局,到场众人的女伴统统是模特。”电话里,莫等等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他的声音低沉而含蓄,“我认识的模特只有你一个人。”

2

这样的邀请好似是借机推她上位。

服务周到,从礼服、配饰到高跟鞋,他统统叫人送来。莫等等却不喜欢这件米色长裙,因为这显得她的腿更短了,但不喜欢也得穿,模特莫等等的一切喜好皆需以江蜀道的要求为主。

江蜀道开车来接她,他安静地站在一片冰天雪地中,黑色的驼毛大衣衬得他面如冠玉。

这么冷的天,他竟不是在车中等她,如此绅士的行为险些叫莫等等招架不住。听说四海安帮的几个爷皆是“姿色不俗”,他们一溜儿排开的场景,恐怕不亚于选美大赛。

莫等等想到那个场景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倒是不曾想,江蜀道在后视镜中和她的笑容撞了个正着:“笑什么?”

“心情好。”

他扬了扬唇,并不问她为什么心情好,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但后来莫等等的心情就不好了。

人家带的全是货真价实的模特,清一色的一米七五的身高,还蹬着一双高跟鞋。她就是进错天鹅窝的丑小鸭,心虚地同江蜀道道歉:“不好意思,我给你丢脸了。”

他很会安慰人:“我是现场唯一一个比女伴高的男人。”停了一停,又淡淡道,“放心,没有谁敢瞧不起你。”

这是真的,他们一个个都来拍她马屁,夸她身材好,又问她的经纪公司。明明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到他们嘴里却变成了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莫等等悄悄同他说:“狐假虎威的感觉真好。”

江蜀道望着她笑,笑容似廊下晕黄的光圈。她的心里不是不戒备的,除非江蜀道打算上演以身相许的戏码,否则他这样对她,真是没道理。报恩的法子那么多,给钱是最直接、省事的一种,他却偏偏不用。

别的卧底想方设法和他扯关系,她倒是幸运,江蜀道反倒主动得多。

晚上送她回家后,他就赖着不走,坦白地道:“今天晚上我就睡你这儿了。”

莫等等站在玄关处进退不得,面皮涨得通红,好在壁灯不够亮,江蜀道看不清她的窘迫。她踌躇了一番,终是侧身让出位子,想着虚与委蛇一番,总不会被占大便宜。

她却自作多情了。

“哪间是客房?”江蜀道问得坦荡荡,倒显得莫等等思想龌龊了,于是她的脸又热了一回。

她辗转反侧,隔壁却早早没了动静。莫等等索性爬起来,翻检起江蜀道丢在客厅沙发上的大衣。衣服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她捧着衣服,眼前浮现江蜀道在雪地上黑白相映的景象。

她一时灵光一闪,猛然想起客房书桌的抽屉里有张警校毕业照,又吓出了一身冷汗。

莫等等蹑手蹑脚摸进去,熟睡中的江蜀道面庞安静平和。无论是夜风微微掀起窗帘,还是她轻轻拉开抽屉,都没有惊动江蜀道。

她觉得不对劲。

江蜀道这样的人物,睡觉也该是警惕的,他倒像雷打不动似的。

反常即为妖。

莫等等更加睡不着了,直怀疑江蜀道打着借宿的名号另有所图。

第二天,江蜀道称赞她的床:“你这床让我睡得很舒服,我从来没有睡得这样安稳过。”

顶着黑眼圈的莫等等琢磨他话里的意思,想了想,说:“你要是喜欢,就搬回家吧,当我送给你的礼物。”

“不用了。”莫等等刚刚松了一口气,江蜀道的下一句话就砸得她晕头转向,“我天天来睡好了,搬来搬去多麻烦。”

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江蜀道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已经转到了下一个话题:“下午文跃路有家商场开业,我推荐了你去剪彩。”

3

他还真是不遗余力地捧红她。

莫等等少不得要露出欢欣鼓舞的笑容给他看,又惦记着他那句“天天来睡”,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商场开业是大场面,来的都是电视上才见得到的人物,能把莫等等这样一个三流模特推荐上去,江蜀道的面子也不算小了。

她不是不紧张的,站在上面时还有些惶然。一眼看到江蜀道在人群中朝她微笑,眼眸沉静,像在给她加油打气似的。

莫等等恍惚想起她警校毕业时,大哥也是站在那样的位置替她鼓掌。

啪啪啪的掌声,像她练靶时打出的枪声。

是不是太像了一点……

她猛然回神,江蜀道已经朝她喊:“莫等等,躲开!”

已经来不及了,肩膀重重吃了一记子弹,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整个肩头。

莫等等昏过去之前很是不解,现场个个都是大人物,刺杀这档子事,怎么也轮不到她吧?

“连楼的人设计公交车案置我于死地,现在他们担心我秋后算账,正想方设法抹去一切相关罪证。”交待了缘由,江蜀道总算说了句人话,“抱歉,连累你了。”

连楼是近年崛起的一个势头很猛的新帮派,明面儿上唯四海安帮马首是瞻,暗地里却一直想取而代之。莫等等机缘巧合地破坏了他们的计划,救了江蜀道,他们迫不及待杀人灭口。

莫等等躺在江蜀道的私人诊所里,默算着这颗子弹的价值,冲着他嫣然一笑:“没关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对,必有后福。”他微笑着接了一句,仿佛意有所指,听得莫等等心里直打鼓。

他却不再透露分毫,低头削起苹果,又将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放到碟子里给她吃。

莫等等不由怔忪起来,这样细心待她,可是他指的后福?

不不不,削苹果只是小儿科,江蜀道连着几天陪莫等等睡在诊所。

并不见得他有多殷勤,白日里也只派一个看护过来陪着她,但一到晚上,他就一副这是他卧室的理所当然的模样。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莫等等不免束手束脚,轻易不敢发出声响。但实际上,江蜀道却睡得像头猪——她真不想用猪来形容四海安帮斯文、俊逸的九爷啊。

起初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后来有一次她不小心踢翻了案头的玻璃杯,江蜀道竟然没醒。于是莫等等胆子就变大了,夜深人静睡不着时,她就凑到江蜀道跟前,或是数他浓密的睫毛,或是戳一戳他吹弹可破的脸颊,偶尔也会很有良心地替他掖一掖被角。

她喜欢看他睡觉的样子,像一只心满意足的饕餮。

其实他真不该在她面前睡得毫无戒备,漫漫长夜,足够莫等等搜集他身上的各种蛛丝马迹。

比如江蜀道有一张贴身存放的公交卡,车库里停着七辆豪车的江九爷,为什么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去乘公交?比如他指间时常会残留钢笔水的淡蓝色墨渍,莫等等从来没有见他写过字。

她观察得太仔细,以致于江蜀道睁开眼,她都没有察觉。

月光清透,光影中的男子更显姿容明澈:“莫等等,你应该当演员。”

像半梦半醒中的孩子,看到母亲还在,便安心地重新闭上眼睛。

四下静谧无声,唯有莫等等的心跳一声高过一声。说她该当演员,岂不是间接称赞她漂亮吗?她捧着发烫的脸美滋滋地想。

可转念间莫等等又吓出一身冷汗,他也有可能是讽刺她演技高啊!

莫等等一边备受煎熬,一边又不敢轻举妄动。

过几天她出了院,江蜀道塞给她一把手枪:“给你防身用。”

莫等等三魂六魄不见了一半,指尖颤抖,却强装镇定:“我一个模特……哪里会用枪……”

他微微笑了起来,不是她以为的讥笑,而是体贴而宠溺的笑容:“没关系,留着吓唬人也是好的。”

莫等等的念头已经转了又转,脊背一溜冷汗。

他虽处处表现得待她与众不同,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他是四海安帮心思缜密的九爷。她没有接受过卧底训练,有时连自己都觉得演得蹩脚,何况江蜀道?

救命恩人的头衔就能轻易蒙蔽了他?

还是——他看在她救过自己一命的份上,大发慈悲地给予警告,旁敲侧击命她速速离开?

莫等等把枪收进怀里,望着面前深不可测的男子,但他一句话就推翻了她所有的猜测:“想来你一个人住已经不安全了,你搬来同我住,我叫人帮你搬家。”

莫等等差点窒息。

4

负责四海安帮黑钱洗白的江蜀道,掌握帮派经济中枢的江蜀道,他的屋子一直是局里觊觎的秘密基地。随处可见的守卫和摄像头,最先进的警报系统,四处溜达的半人高猎犬,一系列防盗措施将这里保护得滴水不漏。

而莫等等,就这么轻易地进来了。

底下人待她很客气,负责安全的周三同她讲规矩:“二楼尽头的书房是禁地……”

周三重视到极点的声音将将落下,江蜀道便从书房探出身子:“莫等等,进来一下。”

一群人面面相觑,脸色精彩纷呈。他们不是不知道九爷和这个莫小姐交往甚密,但却没想到二人亲密到这种程度,九爷是最讲究公私分明的人啊……

江蜀道和她说的却是无关紧要的话:“我有两张时装秀的入场券,主办方是我的一个设计师朋友……”

“走T台,我不会啊……”莫等等脱口而出。

他失笑:“是观众席。”

这时,电话响起,他说了声“sorry”便去接电话。

他并不避讳她,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莫等等清楚地听到一桩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书房的时钟嘀嘀嗒嗒地响着,她如坐针毡。江蜀道的神情专注,夕阳的余晖将他笼罩在一片美丽的霞光中,就像是摆在莫等等面前的美丽的诱惑。

她并没有将消息报上去。

几天后,她便听到这桩交易成功的消息,时间和地点与江蜀道口中的一模一样。莫等等脑中隐隐浮现出一个念头,却并不敢去确认。

她有些怔忪地站在楼梯间。

大厅中的众人喜气洋洋,为着一大笔金额的进账。被众人环绕的江蜀道早练就了喜怒不行于色的功夫,神色淡淡。

忽听得一人问他:“九爷好像很喜欢莫小姐?”

江蜀道说:“只是喜欢和她睡觉而已。”

只是喜欢……睡觉……而已……而已……偏偏他还摆出一脸无关风月的表情,实在叫人佩服。

莫等等急于证实自己的清白,大声道:“我没有和他睡过觉!”

众人这才注意到楼梯间站着的小女子,她越描越黑,急得几乎跳脚。

江蜀道忍不住就笑了,连忙向众人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莫等等……”

原来莫等等急着奔下来,脚步踉跄,一屁股滑了下来。江蜀道抢救不及,只来得及接住她前倾的大半个身子。

这样一头扎进他的怀里,莫等等满脸通红,她拿眼去瞪他,不妨却撞进他含笑的眼眸,心里突地一紧。

能让他笑,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也算不轻了吧?如果有朝一日坦诚相见,不知道谁更受伤一些?

莫等等心里酸涩,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

江蜀道以为她扭伤了脚,忙抱她回房,检查了一遍却未见红肿。她眼泪依旧不止,他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忽的低声在她耳边说:“没事的,机会多得是。”

他意有所指。

莫等等抬眼看他,这个男子的眼中流淌着的某种坚定的信念,正清清楚楚地传达给她。

她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的是即使她没能及时阻止那桩交易,也没有关系……他以为她是因为这件事流泪。

莫等等脑中的那个想法几乎呼之欲出。

于是傍晚时分,莫等等跟踪了他一回,想看看江九爷乘公交车到底有何特殊意义。周三曾经八卦,说江蜀道与初恋情人在公交车上相识,所以九爷时常坐公交车回味初恋。

正是下班高峰期,车上人头攒动。她坐在最后一排,这样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倒映在车窗上的侧脸,他的目光影影绰绰,真有些像在回味初恋。

下车后,他又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人烟渐渐稀少,也没有了任何能够掩护的建筑。

莫等等想,若是他回头,她可就百口莫辩了。

江蜀道就真的忽然回头了。

5

莫等等脚下生根了一般,看着这个男人回了头,又一步步走到她面前,眉目生锋:“你跟踪我?”

“我正好在附近吃饭,看到你就出来打个招呼……”旁边刚好有饭店,她神色如常,反应也够快,没有比这更完美的解释了。

如果不是莫等等的前男友刚巧经过的话。

这个男人攀上千金小姐,甩了莫等等后,便时常打电话警告莫等等不要再纠缠他——即使莫等等从来没有纠缠过他。

前男友一开口便石破天惊:“你是该多走出来结交异性了,不是每个男人都嫌女警不够温柔的。”

接着他又摆出祝福的样子,让莫等等努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此证明了自己的魅力后,才扬长而去。

莫等等气急败坏,余光扫到江蜀道微微翘起的嘴角,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开车的时候,他的笑容也没敛下去,她忍了许久终于闷声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

“啊?”她的表现没有这么差劲吧?

莫等等指着自己:“我就这么不像模特?”

江蜀道笑意更深:“我说的一开始是指第一次在公交车上见到你。”

莫等等目瞪口呆。

“警校出来的人才会有那样娴熟的逃生技巧,况且……”

“你当时不是晕过去了吗?”莫等等震惊。

他笑道:“我是四海安帮的九爷,哪能这么轻易就被暗算了?”

原来那时他已计划着假死退出四海安帮,正好连楼设计对付他,他便将计就计。

莫等等黑了脸。

他扫了她一眼:“我还真没有见过一米五八的短腿模特。”

他又指出她衣橱内的服饰不够时髦,家中一本时尚杂志也无,总之她身为模特的不合格之处,一一被他指了出来。

莫等等恼羞成怒:“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公交车上和联络员见面,你不是头一个,算不得天衣无缝,而且我早就注意到了你天天记日志残留在指间的墨渍!”

但她到底有些心虚,声音高不上去。

他忽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第一次做卧底,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了不起了,至少你还睡得着。”

这些年,他爬到这个位置不容易,枪林弹雨,明争暗斗,精神压力大,不敢轻易睡熟,生怕说梦话泄漏了身份。

“识破你的身份后我特别高兴。”他微微一笑,“我也敢做一回死皮赖脸了,睡在你旁边,我什么都不用担心。”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害得我整天疑神疑鬼。”

他无视莫等等的臭脸,把车停到路边,透过天窗看着暮色中的天空。微风拂过,他眯起眼,无比惬意:“莫等等,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他居然有了睡意,眼睛渐渐合上。

看来他真的很喜欢和她睡觉,他的嘴角还洋溢着一丝浅笑。

莫等等的目光沿着他舒展的眉缓缓下移,一点一点读出他这些年的沧桑,鼻子忽然就酸了。他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有她陪伴着入睡,不是因为她是莫等等,而是因为她是警察,能带给他安全感的警察。

莫等等独一无二,警察却有千千万。

6

自此二人之间多了几分默契。

有些想法他不说,她稍稍揣摩,便能明白过来。

有一回他接到通知要外出,只是眼尾微挑,莫等等便扑过来不依不饶地撒娇:“不许走,说好了今天晚上陪我看星星的。”

他拗不过她,哄了又哄,赶过去时却已经延误了时机。

他带着她出入各个机要会所,还因她和另一个帮派起了冲突……于是莫等等的红颜祸水的美名悄悄流传开。

私下里,江蜀道同她说:“他们说这些年从来没有女人入得了我的眼,不知道这个莫等等是怎样的倾城绝色。”说完,他看着莫等等叹息,“恐怕要令他们失望了。”

莫等等捡起沙发里的抱枕丢向他,他倒是躲过去了,那抱枕却碰倒了一只他心爱的古董花瓶。

周三听到声响赶过来,便瞧见一地的碎片,以及他们心中神一样存在的九爷正低眉顺眼地赔不是:“不解气的话,再砸一个……”

周三不禁有些汗颜,心底却高兴起来,自打莫小姐来了之后,九爷笑的次数比这些年加起来的都多,看样子莫小姐是他的真爱。

他不知道,江蜀道和莫等等在走一步大棋。

四海安帮经营多年,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轻易动不得。江蜀道搜集到的罪证足够伤及四海安帮的根本,但若交上去,查起来他脱不了干系。

“到时四海安帮追遍天涯海角也会追杀我,所以,莫等等,这件事情由你来做。”

兄弟心爱的女人,即使是卧底,是叛徒,他们也不会出面干涉和处置。

莫等等可怜巴巴地说:“九爷,你一定要很爱很爱我。”

“是,我很爱很爱莫等等。”他微微笑起来,因着穿了正装的缘故,倒多了几分认真,“我爱你爱到即使受到背叛也舍不得杀你,这下你放心了吧?”

她揉了揉鼻子,有些不自在:“真肉麻。”

可江蜀道却是真的替她着想。假死脱身是江蜀道策划了多年,且无论如何也不会更改的一个环节,但因为莫等等,他不得不放弃。

“我若死了,我那帮兄弟……”他微顿,“第一个就会怀疑你,他们上天入地都不会放过你。”

他不是没有感情的,正义与义气时常折磨着他,一天又一天,他挨得比谁都辛苦,连睡觉都觉得是奢侈的事情。可他愿意继续待下去,以此换得莫等等的一份安全。

她低下头,油光锃亮的办公桌倒映出女子微红的眼眶。

晚上她坐到他的床边,很小声地说:“我们有其他法子的,我同你一起假死……”

月光下,他看到她眼底的矛盾和犹豫,还有一份决绝。

江蜀道移开眼睛:“等等,改名换姓,远走他乡,家人、朋友一世不得相见,这不是你该经历的,你应该过正常的生活……”

莫等等呜呜哭起来,最后变成号啕大哭。

他不得不把她揽在怀里安慰,其实他也不是没有这样想过,只是她这样单纯明媚,他不舍得带她一起颠沛流离。

7

第二天,莫等等的嗓子有些沙哑,跟着江蜀道去参加四海安帮一年一次的家宴。因为地址在极隐蔽的地方,所以要弃车在雪地里走上一段路。

江蜀道勒令她穿上臃肿的羽绒服:“进了屋子就好了,丑也就丑一会儿。”

可是没想到她却被拦在屋外。

敢拦江九爷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老九,你犯规了,闲杂人等免入。”

有一个比较好说话,温言道:“老九,这里的规矩你忘了吗?我可是连老婆都没带。”

她看了江蜀道一眼,他并没有退让:“规矩我没忘,只是近来有人想对她不利,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

“带她进去,你放心了,我们可不放心。”

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莫等等紧张地咽着口水。

这时,屋里有人慢慢走了出来,他鹤发童颜,惊才绝艳,像是自天上走下来的星辰般的人物,他一现身,仿佛周遭的雪都融化了。他扫了莫等等一眼,柔声道:“带莫小姐去花房,其他人跟我进屋。”

他的话自有一股子不得违抗的威严。

江蜀道朝莫等等点点头,反正他并不是一定要让她进屋,只要让这些人知道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就行了。

他交代她:“在花房等我,不要怕。”

然而莫等等心中却是咯噔一下,一股凉意自脚底升起。

果然,她在花房首先等到的是四海安帮鹤发童颜的老大。这个年轻得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并没有给莫等等多余的时间思考,薄唇轻启:“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

停了一停,他又说:“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

莫等等:“……”

他冷哼一声:“想把老九是警察的事瞒下来,又不想让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既要配合他提交证据,又想销毁那些对帮派不利的文件……莫等等,你的智商还不够。”

警察历来喜欢往他们帮派塞人,这次他们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老大怀疑高层领导者中有叛徒,就在几个爷身边都安插了人。派来江蜀道身边的是莫等等,这是她自警校毕业以来,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结果出师不利,第一回就把自己搭上了。

她并不意外自己会喜欢江蜀道,他一出场就入了她的眼,她也未曾刻意压抑过自己的感情,因为她总觉得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人。后来她才知,道不同……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莫老大眯着眼睛说:“让我想想怎样弄死江蜀道。”

莫等等瞪着他,大哥是出了名的不按理出牌,可是不计前嫌放过江蜀道,让他与自己的亲妹子双宿双飞这种事情,也决计不是他能做得出来的。

“你们在聊什么?”江蜀道这时微笑着走进花房。

莫老大冲他一笑:“在聊你是警察的事。”

莫等等:“……”

江蜀道一怔,要脱口说他在开玩笑,但却触到了莫等等的一脸苦笑,他忽然就明白了。

聪明如他,到底也被人摆了一道。

“原来都是假的。”他轻声说了一句。

是的,都是假的。

她初为卧底的紧张慌乱,她的破绽百出,她不高明的小计谋,统统是她引蛇出洞的手段。他在她身上看到的自己的影子,私心里以找出她的漏洞而欢愉,统统是假的,还有他自以为是的安全感……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成功的卧底。

他勾了勾嘴角:“老大,你还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8

莫等等记得,其他几个爷身边也是发现过卧底的,他们恨不得杀其泄恨。

唯有江蜀道,自始至终,除了一闪而过的惊讶,便是淡定如初。也许同样身为卧底的他,觉得这是一个互相扯平欺骗了对方的机会。

莫老大丢下来一把枪:“等等,杀了他,你的任务也就结束了。”他转头看着江蜀道,“老九,这样的处置够给你面子了吧?”

江蜀道倒是笑了:“比起其他叛徒,确实够给面子了。”

莫老大揉揉鼻子,一边走出去,一边嘀咕:“相爱相杀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莫等等低头看了枪许久,那把枪离她并不近,如果江蜀道去抢,她不一定抢得到。她给了他时间,但是他却站在那里没有动。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成功的卧底,但是等等,你比我成功。”江蜀道看着她,“从前我总在担心,莫等等这只小菜鸟,她的演技差,没大脑,警觉性又不够高,如果没有我在身边照顾她,恐怕早露了馅,一辈子也搜集不到信息。但现在我知道了,莫等等是比我厉害的卧底。”

他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用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目光看着她:“但是等等,你还不是最厉害的卧底,最厉害的卧底不会在任务中爱上任何人。”

他永远记得那天晚上她蹲在床边看他的样子,目光柔和,面容纯净,比月光更皎洁,所以他迷迷糊糊地说:“莫等等,你应该当演员。”你这样好看。

莫等等忽然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了,果然,他轻声说:“莫等等,你喜欢我对不对?喜欢我就放我走吧。”

她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不不不,不是因为他为了活命说出这种话,而是因为莫等等知道他是故意的。

原来她已经这么了解他。

“是的,我喜欢你,所以我放你走。”她正视他的目光,不出所料,她看到了惊讶,“但即使我放你走,你也走不出去。”她捡起那把枪,塞到他的手里,“劫持莫老大的亲妹子,是你离开的唯一的法子。”

“我的演技原来这么差。”江蜀道自嘲,“傻瓜,没有用的,莫老大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即使我逃出去,四海安帮也会追杀我,到时我恐怕死得更惨。”

“是的,没有用的哦。”莫老大冷不丁地走了进来,龇牙一笑,“不过我也不想被别人说是冷血无情、不顾亲妹子幸福的畜生,所以老九,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们杀你九次,如果你能逃开,我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莫老大老神在在,脸上是猫捉老鼠的兴奋表情,“游戏第一站,非洲塞舌尔,追杀行动由老二执行。老九,机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哦。”

追杀九次,按照四海安帮的规矩,还真是仁慈了。

江蜀道应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低下头,在莫等等耳边悄声说:“如果我没死,我就回来娶你,膈应死他。”

“没有如果。”她道,“你不会死,你会回来娶我,我们一起膈应死他。”

莫等等白了莫老大一眼,恶狠狠地说:“那个骂你是冷血无情、不顾亲妹子幸福的畜生的女人是谁?”

莫老大大惊:“你怎么知道是女人?”

莫等等阴阴地笑起来。

广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