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被打屁股的淑女
时间:03-16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已经不记得这是本月第几次被父亲用家法伺候了十岁的顾蛮趴在床上望着窗外屁股火辣辣的疼她轻声叹了口气。

午后正在外面玩耍的顾蛮被父亲顾邢怒气冲冲地提回了家刚一进门顾邢就请出家法狠狠地打了她二十大棍。

上一次这样是她把对门的陆晚吊在了井里这一次是因为年仅十岁的她竟然当街调戏良家小男孩。

其实也不算调戏不过是顾蛮看那小男孩长得白白嫩嫩的一时没忍住上前捏了捏他的脸然后对他说“你这么好看跟我回家吧。”

谁知那小孩一看是她“哇”的一声哭着跑开了。因为顾家小姐混世魔王的名声实在太过响亮。

“三日没有打你竟越发不规矩”顾邢生气地边打边骂“才这般年纪就敢如此长大了可还了得看你长大后谁还敢嫁给你”

“爹我是女的”顾蛮哇哇大叫。

“你也知道你是女孩儿”又一棍子狠狠地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顾邢当朝大将军脾气刚烈如火顾蛮是顾家唯一的孩子从小同顾邢习武脾气性格像极了男孩儿。

虽然老来得女可顾邢对顾蛮却十分严厉将她如同儿子一般养着。

如往常一样被打了二十大棍后顾蛮被扔回房间。顾邢发话不许人给她上药也不许任何人给她送饭还罚她三日禁闭。

屁股的疼痛在困倦中慢慢减轻就在顾蛮昏昏欲睡之时突然听到窗外有人轻笑了一声。顾蛮睁眼就见陆晚穿了一件藏蓝色袍子趴在窗上。

“我来看看你。”陆晚一笑软软的脸上现出两个小小的梨涡很是好看。

顾蛮一看是他努力地朝他爬了爬然后白了他一眼“怎么来这么晚这次带了什么给我”

陆晚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瓷瓶扔给她“都是创伤药你自己抹抹还有”陆晚又掏了掏掏出一包用油纸包起来的东西扔给她“前面聚云斋买的点心你先凑合着垫垫肚子。”

顾蛮把创伤药放在一边打开油纸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这似乎是习惯每次当顾蛮挨了责罚陆晚总是自发地带来了药和好吃的偷偷来看她。

每一次陆晚都会在顾蛮狼吞虎咽的时候发几句感慨“小蛮你也该学学人家做一个大家闺秀了。人们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然你不是淑女但是你也应该记住你还是一个女孩子……”

个瓷瓶扔过来然后就是顾蛮的吼声“你给我滚”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

十六岁被封为木朝第一位女将军的顾蛮已然数次带兵出战颇有将门风范。

十八岁的陆晚因为精通史书头脑聪慧常陪皇帝左右为其出谋划策。

虽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温婉顾蛮到底生了一副姣好的面容再添上一丝将军世家英姿飒爽的气质整个木朝都说不知是谁能有那份好运娶到顾家之女。

只有顾蛮知道情窦初开的年纪那个有那份好运的人她认为只有他。

“嗯这个长得还算不错……”顾蛮坐在陆晚的房里看着桌上被送来的各家女子的画像。随着年龄的增长陆晚终于长成了所有女子喜欢的那副俊美模样。

陆晚在一旁品着茶任顾蛮随手把画像翻得到处都是。

“你看上谁家女子了”顾蛮问他。

“各有千秋看得我都有些眼晕”陆晚抬眼轻笑着答“婚姻之事还是听父亲的意见吧。”

顾蛮撇撇嘴“你倒是聪明把这等烦心事扔给陆老头苦恼……”

“其实也不是什么烦心事”被顾蛮叫作陆老头的陆晚父亲陆应推门进来“实在不行蛮儿你嫁给陆晚便是。”

陆晚笑道“父亲您不是从小告诉孩儿男人娶的应是女子吗”

“陆晚”顾蛮气得大叫。看着陆家父子大笑的模样她一跺脚跑了出去。

没有人看见她脸上如小女儿般娇羞的红晕。

趴在窗上看着陆家进进出出来说媒的人顾蛮叹一口气最近看上陆晚的女子越来越多看来她该做些什么了。

陆晚坐在亭下看向湖上的瑟瑟秋景。他等的画中女子并没出现倒等未了他的青梅竹马顾蛮。

顾蛮毫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等人啊”

“父亲安排我与薛家小姐见面不过看来她怕是不会来了。”陆晚将杯中凉透的茶水倒进湖中又为自己重新续上一杯“你来这儿做什么”

“下月初三我要带兵出征这几日估计很忙没空找你了。”顾蛮说。

“嗯路上多加小心。”每次顾蛮要出征前陆晚总会这么说。

“听说了吗薛家小姐昨日夜里被一个采花贼绑出了薛府那薛家小姐似乎着了魔一回来就四处寻找那贼人还说什么非他不嫁似乎是被他轻薄了吧……”一旁有人在议论着什么。

陆晚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顾蛮后者则轻咳一声“那个湖上风大你早点回家我就先走了再见”

陆晚看着她仓皇逃走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这已经是第四个要与他见面的女子被采花贼绑架了……

半月的军队生活终于结束顾蛮归心似箭平定完大漠反叛的逆贼她毫不停顿立即飞奔回朝。可一进陆府顾蛮在心里想好的要对陆晚说的话却哽在喉头。

陆家院中那棵她与陆晚一同种下的枫树下此时正立了两个人。

火红的枫叶中男子温润如玉女子温婉娇柔暖暖的夕阳中两人美得像幅画。

顾蛮立在那儿愣愣地看着他们心中一片凄凉。直到那个女子发现了她转过身来。

“小蛮你回来了”陆晚回头惊讶过后便是暖暖的笑。

“顾姐姐。”那女子走过来向她欠一欠身子。

顾蛮认得她她是皇帝最小的妹妹如玉公主。只比她小了几个月却生了一副倾城的美貌和温柔如水的性子。

“我不是你姐姐”顾蛮退后一步“您是公主顾蛮是臣下这声姐姐让微臣如何受得起。”

说罢又看一眼陆晚“既然陆公子有公主相陪那顾蛮就不打扰了告辞”

顾邢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女儿明明是笑着去对面串门儿却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冷着脸一言不发地回来了

更让顾邢觉得惊讶甚至惊恐的是她的女儿回来后竟然换下了一身劲装穿了一袭长裙还略施粉黛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很不正常。

“蛮儿可是此次出征遇上了什么不好的事比如说厉鬼或是撞邪什么的”

顾蛮白了他一眼“爹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女儿身了”

顾邢“哦”了一声“你若不说我还真有些忘了……”

从内心到外表都像个男孩子一样生活了十五年后顾蛮第一次穿了裙子晃悠到陆晚身前。

陆晚看着一言不发始终在他身前三米之外转悠的顾蛮终于走过去扶了扶她有些歪的发簪“你着女装很好看。”

“我与公主谁更好看”顾蛮问他。

陆晚将她鬓边碎发拢到耳后轻轻地笑“自然是你更好看些。”

那一段时间顾蛮总是抱着裙子傻笑顾邢一直认为他的女儿就是撞了邪。

只有顾蛮知道她之所以穿了裙子努力地想做一个温婉的女子不过是因为他曾说过他喜欢的是大家闺秀。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个少年曾趴在她的窗外摇头晃脑地告诉她。

然而好像在顾蛮出征的这半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自从顾蛮回来她就发现陆府里经常有如玉公主伴在陆晚左右而陆晚也总是对她宠溺地笑。

顾蛮也不像从前那样缠着他吵东吵西而是安静地跟在他和公主后面听他温柔地回答公主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有时候顾蛮会想也许陆晚真的应该跟公主在一起因为他们这么般配可她又觉得为什么呢明明是自己先遇到陆晚明明是自己先喜欢上他。

“晚哥哥”如玉总是这样叫他“如玉给晚哥哥绣了一只香囊晚哥哥你看可还喜欢”

陆晚接过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多谢玉儿陆晚很喜欢。”

宫里的人接走如玉后着了一袭青色长裙的顾蛮在身后模仿如玉娇滴滴的声音哼哼道“晚哥哥。”

陆晚一脸惊恐地回头看他“你可是又做什么错事了”

从他记事起顾蛮从没对他撒过娇一旦哪天她噘着嘴一脸天真地叫他“陆晚”时那么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想要他替她背黑锅。

顾蛮朝他翻个白眼儿转身离开。

第二日一只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布袋扔在了陆晚眼前。

陆晚皱了皱眉看着上面绣得歪歪扭扭的形似鸳鸯的不明物“这是什么”

“香囊啊。”顾蛮从窗户跳了进来“好看吗”

“给我的”陆晚问。

“当然不是”顾蛮别过脸有些不自然地道“我是要送给别人的让你来看看好不好看”

陆晚轻笑一声将那只丑丑的香囊放在一边“若是送给你爱慕的男子我劝你还是去前面街上的留香阁买一个吧。”

“为什么”

“因为我怕那个人会被这么丑的东西吓哭。”

又是一日顾蛮看着如玉亲手做的一桌饭菜不屑地一哼。翌日顾蛮就将一盘烧得发黑的菜摆在了陆晚面前。

陆晚看一眼那盘菜然后鄙夷地看看顾蛮“这是给人吃的”

顾蛮点头“对啊我是要给别人做的让你先给尝一下……”

“小蛮以后别再做这些了。”陆晚冷着眉眼把盘子推开说道。

看着那盘被他推开的菜肴顾蛮的心凉了半截那是她缠着厨子学了三日才学会的甚至还被油烫伤了手可是她不在乎因为那是陆晚喜欢的菜。

可是他就那样推开了。那样狠心。因为他不在乎不在乎她为他受的伤不在乎她隐忍的委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她那么努力地想要变成他喜欢的模样可是他呢

后来她再也没有去过陆府再也没有见过陆晚她不想再看见她深爱的那个人与别的女子共话天下。

直到三个月后顾蛮请旨带兵西北平定蛮夷之乱那是整整三个月来她第一次见到陆晚。

他有些瘦了似乎又长高了。

顾蛮挑起军帐看着端坐灯下的男子有些发愣。

她已经带兵离开王都数日最不该出现在这儿的陆晚竟活生生地坐在她眼前。

“陆晚”顾蛮轻叫。

陆晚自灯下抬起头仍旧温柔地对她笑一如往常“小蛮。”

顾蛮这才知道她请旨的第二日夜里陆晚就找到了皇帝请旨要做她的军师随她出战。

蛮夷之乱烦扰了皇帝数年之久如今木朝年轻有为的顾将军与木朝最聪明的陆晚一同请命出征皇帝自然开心地应允。

“你疯了”顾蛮走过去皱着眉“刀剑无眼你若受伤了怎么办陆晚你回家去。”

“小蛮三个月了你第一次同我说这么多话。”陆晚甚至有些开心地笑笑得顾蛮心中一痛。

“陆晚你听话我叫他们送你回去。”说着顾蛮就要去叫人却被陆晚拉住。

“小蛮别赶我”陆晚扬着好看的笑容“我想跟着你。”

看着陆晚灼灼的目光顾蛮又想起了那段年少时光。

小的时侯陆晚总是生病明明是个男孩子却还没有顾蛮个子高他总是一副瘦小的样子跟在顾蛮身后。

有一次陆晚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她顾蛮无奈只得找了一根指头粗细的麻绳对他说“那我们玩个游戏吧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作‘死里逃生’看谁能顺利地逃脱束缚怎么样”

陆晚一脸天真地点头于是顾蛮毫不客气地用麻绳把他捆了个结实然后将他吊在了槐树下的废井里扬长而去。

尽兴地玩耍过后顾蛮已然忘了还有一个陆晚被她吊在井里直到半夜被顾邢一巴掌拍醒她才知道陆晚病了。

初秋的夜里那么凉小小的陆晚就那么被吊在井里也不哭喊只静静地等着等着顾蛮去救他。可直到月上中天陆家仆人举着火把找到了他他都没有等到顾蛮。

那一次陆晚发了高烧浑身滚烫整整病了三日。顾蛮便被罚跪在祠堂三日。

她还记得第四日脸色仍旧苍白的陆晚带了许多点心去到祠堂找她他虚弱地对她笑“小蛮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点心你看。”

那 日她抱住陆晚痛哭流涕她说“陆晚你以后可以跟着我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看着眼前的陆晚顾蛮终是软下心“好。”

离开木朝王都已经半月有余陆晚被安排住在顾蛮帐中他第一次看见顾蛮出征时的模样。

她总是皱着眉一遍遍地研究地形图眉眼中全然没有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活泼。一整天顾蛮只睡了两个时辰她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如何能打胜仗若是这样的急行军将士们可否能够承受得住。

看着烛光下顾蛮拉长的身影陆晚又认识了一个全然不同的顾蛮。

终于抵达蛮夷之地陆晚却发现了有些不对。

戈壁包围的蛮夷的营地异常安静陆晚一皱眉立即停止前进。

“小蛮我们中计了。”

利箭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顾蛮这才看见四周的戈壁上出现了许多手持箭弩的蛮夷将他们牢牢地包围其中。

木朝军队立即护着顾蛮和陆晚撤到一侧山下那里是死角箭矢攻及不到。可同时他们也知道他们被逼上了绝路。他们没了退路可就这样被困在这里不出几日他们也会因粮草耗尽而全军覆没。

有将士说要杀出去被陆晚拦下他敛了眉“这一次是我大意可是给我三日我必想出全身而退之法。”

陆晚将自己关在帐中已经两日整整两日不吃不睡生生瘦了一圈顾蛮终于坐不住当即做了决定。

陆晚终于找到一条隐蔽的小路可供他们撤退可一出帐篷他就发现顾蛮不见了。

当陆晚带着二十将士杀进戈壁上蛮夷首领的军帐时顾蛮吓了一跳。

一袭深蓝长袍的陆晚冷眉站在帐前手中持剑身上血迹斑斑。

“陆晚”顾蛮第一次见到陆晚持剑的模样。彼时她正坐在蛮夷首领聂荆的帐中喝茶。

“陆晚你带他们离开吧我在这里留几日便回去。”顾蛮努力地朝他扯出一抹笑容。

就在刚才顾蛮摸黑偷袭聂荆却被他捉住聂荆见她是女子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非但没有伤她还答应她只要她肯留下就放木朝军队平安离开。

“顾蛮”陆晚脸色苍白“跟我走”

有鲜血顺着陆晚垂下的左手指尖滴落在地顾蛮这才看见陆晚受了伤。

陆晚身形有些不稳轻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陆晚”顾蛮上前接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看见他瘦削的手上沾满温热的鲜血他紧紧拉住她的手对她笑“小蛮跟我走。”

“好。”顾蛮心中一痛而后对他温柔地笑。她将他轻轻靠在一边接过他手中的剑起身。

“我后悔了看来我不能留下来了。”顾蛮回身长剑直指聂荆。

“哼”聂荆冷笑“那也要看你能不能离开”

顾蛮将闯进来的将士一一斩于剑下双目赤红犹如修罗。她的剑快到让人还没看清她的动作下一瞬那冰冷的剑尖已经顶在聂荆的喉咙“放我走。”

顾蛮背着陆晚出现在木朝营地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他们看着满身血污的顾蛮冷着脸将陆晚放进帐篷又找来军医医治“好生照顾他。”

“将军您要去哪儿”有将士问她。

顾蛮回过头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凛冽“那些伤他的人我要他们一一偿还。”

那一夜顾蛮带了三干将士杀进聂荆营地刀光剑影中顾蛮的眼神冷得可怕陆晚的伤陆晚流出的血她要他们加倍偿还。

这一战顾蛮杀红了眼。出征不过一月木朝军队已然踏平蛮夷之地。

陆晚醒来时顾蛮正蜷在他身边熟睡着她脸上还沾着血污整个帐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

陆晚看着她心中一软他伸出手拨开她眼前的碎发眼中满是温柔。

他轻轻地开口“小蛮你不要改变就这样做我喜欢的小蛮。”

陆晚想起那天她扔下头饰生气地离开后来他一直都想告诉她他并非不喜欢她为他做的每一件事他不喜欢的是她委屈自己。他不喜欢她明明别扭还要穿着裙子学做一个淑女他不喜欢她委屈自己去变成他根本就不喜欢的温婉模样他喜欢的只是顾蛮是那个像男孩子一般活泼的顾蛮。

可是她没有听到。

木朝折损兵力不过一千凯旋归期。年轻的帝王坐于殿上殿下两侧群臣迎接顾邢、陆应立在群臣之首帝王满意地看着顾蛮和陆晚跪在堂下。

“你们二人为朕平定蛮夷之乱有功是我木朝的功臣朕说过会奖赏你们二人”年轻的帝王说道“顾将军朕赏你白银万两可好”

“谢圣上”顾蛮行礼道。

“陆晚”皇帝看了看他“朕知道你不喜欢荣华富贵这等虚无之物朕亦知道公主与你有意所以朕将公主赐于你可好”

“谢圣上”陆晚叩首答谢一旁的顾蛮惊讶地张大了嘴。

“十月二十七良辰吉日你与公主就在那日完婚吧。”

一直到所有人都退了朝顾蛮还是愣愣地看着陆晚她不相信他竟要娶妻了。她不相信那日拼死救她的人竟要娶他人为妻。

良久顾蛮终于自嘲地笑了。还以为他随她出战是放心不下她看来他不过是想以军功求个恩典让皇帝将公主嫁与他罢了。

顾蛮站起身理理有些皱的戎装然后看向身旁垂首仍跪在那儿的陆晚抱了抱拳“顾某在这儿先祝贺陆公子了。”

那样云淡风轻的语气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有多痛。

十月二十四秋风微凉。陆晚把顾蛮拖出了顾府。自从那日下朝回来顾蛮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把自己关在顾府不知在做什么。

没想到陆晚会主动来找她看着陆晚穿了一身大红喜袍站在她面前顾蛮的眼睛有些发酸。这么好看的男子再不属于她了。“你帮我看看可还合适”陆晚问她。

顾蛮揉揉眼将眼角的泪不动声色地抹去然后做出一副深思的模样“嗯……倒是合身可这颜色不太适合你。”

他的肤色那么苍白红色衬得他有种病态的感觉。

“让人改成白色罢”顾蛮抬头看他。

陆晚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小蛮这是喜袍。”

顾蛮低下了头。

“小蛮我要成亲了。”

顾蛮抬头大笑“恭喜你啊陆晚。”

陆晚看着她沉沉的眸中再没了笑意。

陆晚成亲那天顾蛮去了。

大喜的日子顾蛮偏偏穿了一袭白裙一头青丝散开明明笑着脸色却苍白得吓人。

顾邢怒斥她胡闹让她回家。陆晚却笑了伸手摸摸她长至腰间的长发“小蛮。”面对他如水的目光顾蛮再笑也不出来。

看着陆晚一身大红喜袍坐在马上一步步走远顾蛮那么难过她竟这样亲自送自己心爱的人离开。

应该怪自己胆小吧那么倔强地不敢说出那一句我喜欢你于是他与她就这样分离。

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直到再看不到陆晚的身影顾蛮终于痛哭出声。

十月二十七。天子嫁妹陆晚娶亲。

一身喜袍的陆晚行至皇宫来到公主房内本该坐在那里等他来接的公主此刻却没了身影。

陆晚似乎并不惊讶径直坐在镜前理一理耳边的鬓发似乎在等着谁。

镜中黑影闪过一个手刀砍在陆晚颈上。昏过去的那一刻陆晚的唇边分明带了一抹笑意。

顾蛮坐在灯下以手支着头看着在床上熟睡的陆晚。与此同时如玉公主坐在皇帝的宫中身前是一大盘雪花白银。

“你就这么把我绑来了”床上的陆晚突然开口顾蛮吓了一跳忙走过去“你醒了”

陆晚突然伸手把顾蛮拉倒在床上他睁开眼看着被自己按在怀中的顾蛮轻笑着开口“总是绑架女子的采花贼这一次如何绑起了我陆晚”

顾蛮惊讶“你知道是我”

陆晚但笑不语每每他一说要与谁家小姐见面那么前一晚那家小姐必会遇上采花贼而赴约的又总是顾蛮这未免太过巧合。

“今日是我与公主的大喜之日你就这样把我绑来如何向皇上交代呢”陆晚支起身子问她。

“我把他赏我的银子都还给他了。”

陆晚的眼里满是笑意。

“而且我相信我父亲是可以摆平这等小事的。”顾蛮道。她知道这个年轻的皇帝必然会卖前朝重臣一个面子。

“那我呢你如何向我交代”陆晚问。

“你……”顾蛮看看他委屈地低头“反正绑都绑来了我才不要让你再走。”

“为什么”陆晚问。

“因为因为……”顾蛮扭捏半天“因为我我喜欢你”

陆晚终于笑起来。“可可是你不是要娶……”

“我从没想过要娶如玉皇上也从未想过要把她许给我。”陆晚说。

“啊”顾蛮反应不过来了。

陆晚又想起出征前的那一日。

“如果我们胜利而归皇上可否答应臣的一个请求”陆晚问。

“莫说一个请求你若能同顾将军一起平定战事你想要的朕都赏给你”

“那倒不用臣只是想要”陆晚看一眼站在一旁的公主对皇帝说“只要皇上与公主陪臣演一出戏……”

“所以你们合伙骗我”顾蛮一拳打在陆晚的胸口。

陆晚轻笑着接住她的拳头“若不这样怎么能让你把那句喜欢我说出口呢”

“那如果我没有说喜欢你如果我真的晚了一步那你岂不是真的和公主拜了堂”

“不会”陆晚将她抱在怀里“我知道你会来。”

他的顾蛮那么傻她对他的喜欢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只是在等等着哪一日他别扭的顾蛮能够亲口承认她喜欢他。

广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