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第二剂药方
时间:06-19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民国年间京畿之地的平谷县上任了一个叫吴元庆的县长。这吴元庆军旅出身原是“布衣将军”冯玉祥手下的一个团长他当上县长之后结束了四处漂泊打仗的生活整天胡吃海喝好不自在。可吴县长才过了半年官瘾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这病发作起来浑身长满针尖样的红点儿痒得钻心。为了治这个病吴县长没少吃汤药可几个月下来一点儿起色都没有。

吴县长有个贴身秘书叫张德柱张秘书很会来事儿四处打听治这类怪病的大夫别说就在他们当地还真让张秘书找到了一个那是个老中医专治这类疑难杂症口碑很不错。

这天张秘书开车带吴县长来到老中医那儿老中医戴上花镜仔细看了看吴县长身上的红点儿又用手按了按给吴县长把完脉捋了捋胡子说“你小时候家里穷吧”

吴县长很惊讶这老中医简直成算命先生了自己小时候兄弟多家里时常揭不开锅可不是穷嘛。见吴县长不住点头老中医接着说“这种病相当罕见俗称‘虱疮’。你小时候吃住艰辛没少生虱子被虱子咬的次数多了虱毒蓄积在体内。现在你日子好过了鱼肉荤腥日日累积体内血液运行不畅潜伏体内的虱毒由此发作发作时如千虫蚕食痒痛钻心苦不堪言。”

吴县长一听症状正如老中医所说俗话说“穷生虱子富生疮”果然在理忙问老中医该用何方治疗。

老中医摘下花镜说“药材不难找但这药方有点复杂……找一个青核桃把它一劈两半掏去核桃肉然后用吸过人血的虱子沾上香油将里面的空处填满。再把核桃壳对齐用红泥裹上拿文火慢慢烤上一个时辰。去泥掰开核桃壳把里面的虱子用水冲服只需一剂药包你药到病除。”

听完老中医的话吴县长把心搁肚子里了原来是这么回事以毒攻毒嘛。老中医接着说“青核桃好办正在季节至于虱子往北走二十里有个村子叫林南仓那里的人穷肯定能找到。”

吴县长听完对老中医露出了感激的笑容。见吴县长如此高兴张秘书拿出几块大洋放到老中医的诊桌上兴奋地说“如果能治好我们县长的病定再重金相谢。”

老中医听了张秘书的话皱了皱眉头慌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说“原来是县长大人老夫失礼了”

吴县长乐呵呵地拉住老中医的手不住地道谢。老中医迟疑了一下说“真不知道您是县长实不相瞒刚才告诉您的仅仅是第一剂药方。”

吴县长纳闷了问“难道还有第二剂”

老中医点头说“第二剂药方其实和第一剂一模一样服下第一剂药后症状消除但要想去根儿必须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服用同一人身上生的虱子否则此病会很快复发。”

原来是一样的药方啊张秘书听明白了便告别老中医拉着吴县长直接往林南仓赶。刚进林南仓吴县长就呆了想不到自己管辖的地方还有这么穷的村子那一间间破土坯房子连个窗纸都没有。

进了村口见一个傻子正靠在墙根底下摆弄着什么两人凑近一看乐了那傻子用两个大拇指甲正美滋滋地挤虱子玩呢。张秘书立刻上前提出要傻子的虱子没想到傻子白了他一眼说“俺还自己玩呢。”张秘书狠狠心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洋提出要拿钱换傻子身上的虱子。没想到这傻小子还真“识货”一把将大洋抢了过去不一会儿便完成了这笔交易。

接着傻子一蹦老高转身跑进身后的破屋子大着舌头嚷道“娘俺也挣钱了”

吴县长和张秘书走进这只有一个土炕、两个饭碗、连张桌子都没有的家一个老太婆正在炕上坐着呢。

张秘书又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大洋放到老太婆跟前说“这是先付的定钱四十九天后我们还得再来一次取你儿子身上的虱子。”

药材找到了吴县长赶忙回到家按老中医的药方将这剂药服了下去。可真神了才两天身上的红点就淡了又过了几天红点就渐渐地消失了。

吴县长高兴啊高兴之余没忘了去取第二次虱子。

四十九天一晃就过去了这天吴县长和张秘书来到傻子家可一看那傻小子两人心都凉了只见傻子小脸洗得白白净净穿了一身新衣服那打扮活像一个新姑爷。

张秘书见吴县长失魂落魄的样子冲老太婆嚷道“虱子呢我们大洋都先给你了”老太婆从炕席下拿出一把大洋还给了张秘书说“后来的大洋退给你我不想要了”

“为啥”张秘书不解地问道“他傻你也傻啊”

“你们第一次给的大洋就让我们吃饱穿暖了。”老太婆含泪说“他再傻也是我儿子家里有了钱哪个当父母的还忍心看着孩子遭罪啊”

听完老太太最后那句话吴县长的脸“刷”一下红了心头猛的一颤自己小时候家里穷但娘总是教育自己堂堂正正做人还从牙缝里挤钱让自己读书。后来跟着冯将军从军打仗也曾满怀雄心壮志可现在安逸惯了身为百姓的“父母官”看着“子女们”吃苦受穷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让他们过好一点呢……

张秘书刚想说什么吴县长挥手拦住了他说“通知县里所有官员明天一早开会一个都不许迟到。”

张秘书疑惑地看着吴县长问“第二剂药怎么办”

“咱们还好意思找第二剂药吗”吴县长吼道“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就这样吴县长把精力用在老百姓身上没两年工夫当地百姓的生活好起来了包括傻子娘俩在内的贫困户都能吃饱饭了。

吴县长有时会想起自己以前的怪病没吃第二剂药怎么两年来都没复发啊这天谜底终于揭开了张秘书给吴县长送来了一封信。

吴县长疑惑地把信打开原来是那老中医写的上书“吴县长你还能在县长的位子上看到这封信我很欣慰。你那病症其实只需一剂药就可消除但当我得知你是一县之长后因为平生痛恨贪官我开了行医生涯中唯一的一个错方。第一剂药是治你身第二剂药是验你心。一个好官在得到第一剂药的药材后绝不会忍心看着那人再穷到生虱子的地步如果你得到第一剂药材后没有一颗关心百姓疾苦的心而任其贫困那么一旦服下第二剂药病情将会加重发作让你全身溃烂虽不危及生命也是痛苦难忍病发后相信你是无法再当官的……”

吴县长放下信陷入了沉思……

广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