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神话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七彩佛珠
时间:06-25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惊魂

宋朝年间福建建阳有一个读书人叫宋惠文。他知识渊博文武双全平时尤其喜欢看一些唐代狄公断案的传奇故事。这年他决定北上京都赴考。

一日傍晚宋惠文来到福建和浙江的交界处在路边的一个茶肆里坐下来歇歇脚顺便问问有没有投宿的地方。那茶肆老板叫陆生是个跛脚脸上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斑驳伤痕。他看看周围没人附耳过去道“这位公子你千万不要到前面的寺里去借宿那里闹鬼”说到这里他脸色发白惊恐万分。

宋惠文听了怀疑道“你又没见过鬼怕什么”

陆生左右看了看坐在旁边的长凳上说出了一个秘密。三年前陆生也是个进京赶考的举子。那年他跟同乡好友金开声相伴赶路。一路上他们读书对句游山玩水好不自在。那天他们到前面山腰的寺里投宿睡在一间厢房里面厢房的外面是一面悬崖。由于一路走得疲惫很快他们就入睡了。半夜陆生觉得有什么动静睁开眼睛只见金开声左手拿着一盏油灯脖子上套着一串七彩佛珠右手在拼命地向外拉扯。那串佛珠越缩越紧金开声脸色通红舌头伸出嘴外。“咚”的一声只见金开声手里的灯掉在地上瞬间一片漆黑。陆生觉得有另外一串冰冷的佛珠在慢慢接近他的脖子大惊之下他推开窗户跳了出去。他摔下悬崖浑身擦伤还断了一条腿挂在一棵树上。次日他被一个采药的老人救起。

三年来陆生一直不敢回到寺里去探听金开声的下落也不愿回家。他给家里写了封信说他们在京里住下了不中进士就不罢休然后就在山下开了一家茶肆不断小心提醒上京赶考的举子。至于从别的路途上山的人他可劝不着了。有些人相信他的话就在他的茶肆里将就一晚。有些人说他是在说瞎话兜揽生意固执地上山投宿。路上有鬼的事但凡上京赶考的人即使碰上也都不轻言。他们认为说出去是不吉利的有碍科考。不过也有很多在寺里投宿的人次日安然无恙地上路时间长了他的话也就没有几个人相信了。

宋惠文听了道“我不知你话的真假今天就在这里住一夜明日一早我再到寺院借宿歇息住上几日。如若真有鬼怪我就把它揪出来为你屈死的兄弟报仇。”

上山

次日一早宋惠文不顾陆生的劝阻毅然上山。陆生在他身后担心得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宋惠文来到寺前只见上面写着“半山寺”三个大字。他向开门的僧人说自己连夜赶路非常劳累想在寺里歇息歇息并且说自己喜欢清净最好是有远离人群的厢房。那个僧人瘦小黝黑见有人一早来投宿显得十分惊讶他让宋惠文在外面等一下自己转身进去通报了。

过了好一会那僧人才返回来把宋惠文让进门来领着他来到寺院西面僻静处的一个厢房。这个厢房只与南面的一间僧人厢房曲折相连东面是一个小院院子里放着一个巨大的鼓厢房远离其他房屋。宋惠文进入房间推开西面的窗户冷风扑面而来下面云雾缭绕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他心里一动又见里面东西堆放不齐显然是有人草草收拾过了应该就是在他等候的这段时间做的。他不动声色地说道“好一个清幽的场所我要在此多住几日温习温习功课。”言毕他从包裹里摸出一锭银子交到僧人的手里说是一点香火钱。

那僧人走后宋惠文仔细察看了居室内的每一寸地方。他看到屋子用的椽和柱都是用毛竹做成的而且有一根靠墙的竹子留有一个碗口粗的孔。他觉得很诧异搬起凳子放在床上然后踩到上面探头过去眯起眼睛看去里面黑漆漆的。他又俯耳倾听听见有些微的风声显然毛竹是和外面或者另外的房间相通的。他用鼻子闻了闻竟有一股腥臭混合着硫磺的味道。

宋惠文下来后坐在窗边拿起一本书边吟诵边冥思苦想。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天渐渐地变黑了。

那位僧人按时送来斋饭又给他点亮了一盏油灯。宋惠文道“今日投宿的人多吗”僧人点点头宋惠文又让他替油灯加满了油。等他出去宋惠文从包裹里取出一根银针在饭菜里搅拌了一会儿不见什么异状于是就开始放心地食用了。用罢斋饭宋惠文端起油灯把房间里的一张桌子搬到床上再往桌子上放了一个凳子。他小心地爬上去坐在凳子上守在竹孔的旁边吹灭了油灯。

搞鬼

一弯新月渐渐落到西边的天际宋惠文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这时他闻到一股浓重的硫磺味紧接着从毛竹管子里传来“”的声音。等到那声音明显地逼近竹孔宋惠文摸出火折子点燃油灯然后把烧着的油倾倒在竹孔里。那奇怪的声音先是停了下来接着又响了起来渐渐远去。片刻之后竹孔里隐隐传来一声恐怖的吼叫声。宋惠文再听时却没有了声响。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还是没有声音宋惠文跳下凳子来到南边的僧房前里面烛光摇曳。他轻轻推了推门那门竟然没上拴“吱呀”一声开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高鼻梁、深蓝眼睛的胡僧只见他双目圆睁血红的舌头吐在嘴巴外面脖子上分明缠着一串七彩佛珠。胡僧的双手紧紧抓住佛珠显然想要拽它下来。宋惠文探了探他的鼻息摇了摇头。胡僧显然是刚死去不久。猛然间宋惠文看见胡僧脖子上的七彩佛珠“啪”地掉在地上开始慢慢蠕动。惊骇之下宋惠文抡起一只木凳连连狠砸佛珠渐渐不能动弹了待凑上去看时那七彩佛珠竟然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

宋惠文打量了一下房间不出所料胡僧房间里也是用毛竹作椽柱其中一根毛竹通到地上顶端是一个碗口粗的孔孔边是一堆没有烧完的硫磺还有一个装蛇的竹篓。显然胡僧先把蛇放进竹管然后开始用硫磺熏蛇怕硫磺自然会一个劲地往上爬。当它爬到隔壁的房间已经被硫磺熏得性情暴躁就会开始行凶伤人。宋惠文虽然不能确定里面是什么但他想到大概就是这样的方法于是早有准备用滚烫的油把对方逼了回去。大蛇被硫磺熏了又被烫油煎熬从出口出来后立刻兽性大发竟然把主人活活箍死了。宋惠文点点头自言自语道“看来他们就是这样杀人的再把书生们的银子给抢了。”

这时天色已经微亮。宋惠文来到院子中间的大鼓前面双手抡起两根棒棰大力击打沉闷的鼓声远远地传开去。很快寺里的十几个和尚和借宿的数十名书生都跑了过来……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于是半山寺的和尚被一大帮书生押着去了县衙。

之后陆生在宋惠文等人的带领下来到那个悬崖的谷底。只见下面一具具白骨的手臂都向上举着似乎在自己的脖子上向外拉扯着什么。陆生扑在地上不断地寻找着好兄弟金开声的尸骨……最后宋惠文带领大家把屈死的人的尸骨一一埋好。

后来宋惠文进京赶考一举中了进士。之后他居官清廉体恤百姓一生经办案件数不胜数还著有《洗冤集录》流传广泛影响深远。他就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宋提刑官宋慈。

(题图、插图黄全昌)

广告
0
0
 
广告
广告